㊙一只秘书子~
👉所有图片禁止二传二改,不开放他人使用权限👈

※基本只更新和推荐笃、KK相关
※磁、笃、虹杂食,天雷SA ⚡

【绿担🍀红苏🌸糯米吹💰,❤KKF❤】
3⃣2⃣亲妈🍅

J社外坂口健太郎、吉沢亮、赖冠霖颜饭
清水翔太、尤长靖音饭
♥lofter第一妹控♥

何方圜之能周兮,夫孰异道而相安?

【相二】Gimmick Game(6)

前文链接:(1)  (2) (3)  (4) (5)

一直没完没了的回忆杀,你们是不是想杀了我2333

还有三章就完结了


1月,大阪俊介、滨田一男、穴泽真启及尾身和村,未成年抽烟喝酒被曝光,泷泽代表公开道歉后,大阪等人被逐出公司。

一时间人心惶惶,退社的这四人在粉丝中人气很高,对此有人惋惜,但更多的人是乐见其成。

少一个实力强劲的竞争者,自己出道的几率就会更大。

人心可见,人心可怕。

 

相叶自然是觉得惋惜的那个人,他平日和这四人还是相处的不错的,更何况穴泽跟他一起拍了将近三个月的《未满都市》,在拍摄现场待在一起的时间也最长。在这件事爆发之后,相叶很长时间都陷入一种消极的情绪中。

二宫多少也是有些伤感的,毕竟是在一起奋斗过的朋友。但是,这是他们自己犯下的错,怨不得别人。身在杰尼斯一天,就要时刻严格约束着自己的行为。

 

接下来的几个月,无论是公司的人事变动还是他们jr的工作安排都渐渐频繁起来。一月那件事至今还在影响着他们,或许是真的认定这四人的离开使自身的出道机会变大了,平时就很活跃的那些人更是拼了命的练习,卯足了劲表现自己。

连小原都有些坐不住了,经常找二宫樱井寻求一些意见建议之类的。

有次二宫实在是被问烦了,忍不住刁难了小原一句

“那么多年你都忍过来了,怎么现在焦躁成这样子了?”

樱井听了这话狠狠瞪了他一眼,责怪他的失言。小原倒是没有生气,走到二宫和樱井身边坐下来,跟两个人解释原委

“你们两个知道今年11月到12月有什么重要的事吗?”

二宫搞不懂小原为何问他这个问题,仔细想了想,除了12月相叶过生日之外好像并没有什么重要的事。

很显然,小原肯定不是在问他这个。

“世界杯排球赛?”

果然是樱井翔,一下子就抓到了重点。

“你们两个仔细想一想,Johnny桑一向很重视排球应援活动,V6前辈们就是例子。何况今年的世界杯排球赛在日本举行,如果我没猜错的话,11月之前,一定会决定出下一个出道的组合。那么问题就是谁会在候选行列之中呢?”

两个人当即愣在原地,完全没有想到这一层面。

“说不定你们两个也在候选名单里。”

 

回到家之后,小原的那番话让二宫心里越来越没底,思索过后立即和樱井翔通了电话,两人一拍即合,约好了去Johnny桑家里的时间。

 

他必须尽快做个了断,不能再继续拖下去。既然无法回应相叶的期待,也没有坚持到最后的信念和决心,与其每天小心翼翼地揣测公司上层的安排,还不如快刀斩乱麻来的痛快彻底。

至于相叶那边,二宫自知理亏,不敢透露一点点风声。虽然之前给相叶打过无数次预防针让他尽快接受自己早晚会离开公司的这一事实,可是到了这个关头,一旦让相叶知道他已经下定了决心,那人定会跟他闹个天翻地覆。

 

樱井那边的心情就更迫切了,升学压力摆在那里,密密麻麻的学习计划压得他喘不过气来,何况家里本来就不支持他演艺道路的决定。他现在也只能尽早辞职,断了自己还存在的那一丝梦想和留恋。

 

 

虽说下定了决心去Johnny桑家里谈辞职,结果却是扑了个空。两个人被带到了书房等候。“nino,你看那张纸。”

书桌上搁置着一张写满英文字母和汉字的纸,樱井认得那个字,是Johnny桑的。二宫凑近一看,脸色突然就沉了下来。

樱井翔注意到了二宫的情绪变化,心想这人大概是又和自己想到一起了。

“你也觉得是那个?”

“嗯。看来小原猜的没错,公司是打算推出新组合了。”

两个人对视一眼,心里都不由苦涩起来,不过总归是与他们再无瓜葛的事情了……

 

樱井翔指着正中央那个板正的“岚”字,有些幸灾乐祸的意味

“你说万一组合名字是这个的话,想到以后小原会站在镜头前一本正经的介绍‘大家好,我们是【岚】’,我就觉得超级好笑,哈哈哈哈哈~”

二宫也跟着笑起来,同时不禁在心里感叹起樱井翔这人真是重情重义,即使是退出的前夕,提到出道,他首先想到的第一人还是小原,于是忍不住打趣他

“你这人怎么跟笨蛋相叶似的,谁能出道又不是由我们决定的。”

 “相叶大概和我是同样的心情,都只不过是内心的执念太过强烈了。再说,Yuki他入社都快十年了,论实力和人气完全不输任何人,这回怎么也该轮到他了。哦,还有松润和翼,这两人大概也在其列。”

樱井翔一脸认真地回答二宫,二宫笑而不语。

“你笑什么?觉得我说的不对?那你觉得谁的几率比较大?相叶和泷泽?也是,在谁看来这两人也是板上钉钉的。”

“会是谁我也不清楚,总之不是你和我。”

“同意。”

 

 

两个人等了很久也没见到Johnny桑的影子,索性离开了。原以为辞职的事就这样无疾而终,结果两天之后Johnny桑便把两个人喊去谈话。

 

“You,有什么话要讲。”

想要退出的话原本就挂在嘴边,可真面对Johnny桑的时候,什么话也说不口了。

“二宫,You来讲。”

突然被点名的二宫微微抖了一下,懊恼自己怎么就这么不走运,身旁的樱井翔却明显松了一口气。他偷瞄了樱井翔一眼,这家伙偷偷得意的表情真欠揍!

 

如果现在他身边站的人是相叶,他说不出口的事,相叶一定会站出来替他开口。

现实就是,相叶绝对不可能和他一起站在这里。

 

二宫斟酌了很久该怎么表述,Johnny桑完全没有不耐烦的样子,看来势必是要等他自己说清楚。想到最后二宫不由嘲笑起自己来,一个马上要离开的人还需要考虑那么多做什么,索性把话直截了当把话说明白就是了。

“Johnny桑,我们是想和您谈离开公司的事。这是我们深思熟虑之后的决定,希望您同意。”

“樱井,You也是这样想的?”

“是的,非常抱歉。”

终究是中途放弃了的事情,心里多少是没有底气可言的,回答时,樱井翔还是下意识心虚的低下了头。

“You还记得当初跟我怎么说的吗?You可是说过无论是工作还是学习都会好好努力,哪个都不会放弃的。”

樱井翔没有想到Johnny桑竟然还记得他曾经说过这样的话,一时不知该怎么开口回应。

 

眼看樱井有些动摇的样子,二宫有些着急了,Johnny桑却摆摆手示意他不用再讲了。

“你们想离开公司也不是不可以,离开之前去趟夏威夷吧。”

“夏威夷?!”

两人同时惊叫出声,明明是马上要辞职的人,去什么夏威夷!Johnny到底搞什么名堂?

 

算了,就当做最后的旅行吧。

 

 

二宫本来是打算把事情瞒到底,等一切尘埃落定之后再通知相叶。说白了不过是先斩后奏,对付相叶他也只能这么办。

然而谁知道他前脚刚走,从樱井翔那听到了一些风声的松本润转眼就把他和樱井计划辞职的事告诉了相叶。

 

二宫和樱井一回排练厅就感受到了相叶雅纪周围散发出来的低气压。樱井翔笑着拍了拍二宫的肩

“你多保重。”

所以说樱井翔真的是很欠揍!

 

樱井走过相叶身边时明显感受到了那人的不满,发现缩在一旁看眼色的松本润和生田斗真后,非常和善的微笑着冲两人招了招手,问他们俩是否愿意帮他去拿瓶饮料。两个人顿时如释重负般奔向樱井,他们帅气的樱井前辈今天依旧非常可靠!

即使以前是个豆丁!

虽然他们俩根本没有资格这样说。

 

二宫知道,相叶那个表情是真生气了。大概他的计划已经败露了……

相叶会怎么做?跟自己大吵一架,质问自己为何没有提前通知他?总不会打自己一拳的吧?还是说会死缠烂打的让自己取消决定?

二宫有些忐忑地走到相叶身边,脑内还在模拟相叶所有可能做出的反应。

相叶却什么都没有说,什么也没有做。正常排练,正常说笑,像是不知道这件事一样正常。

 

唯独不正常的是,相叶一整天都没有跟他讲过一句话。

 

事态越来越严重。

两个人感情最好的时候,恨不得24小时都黏在一起。经常被横山裕和村上信五嘲笑为“笨蛋couple”。

然而相叶雅纪已经连续三天没有跟他说过一句话了。

两个人不是没有吵过架,最长的冷战记录也是一晚上而已。因为转天相叶便会一脸可怜相的来找二宫和好。二宫更是看不得相叶半点委屈的样子,往往会耍小聪明给相叶提供一个和好的契机。

这回别说为相叶提供了多少次契机了,他甚至都主动发mail打电话联络相叶,见面时主动和相叶说话,让和子妈妈做了很多相叶喜欢吃的点心,相叶就是不肯搭理他。

看来这回是真的生气了。

 

这两人闹别扭,苦的还有身边的人。不仅要看这两人的眼色,从中协调,还要时刻小心自己说错话。甚至连【总武线小伙伴】的回程也被迫分成了两派,相叶自作主张拉走山下和风间,留下一脸尴尬的“双和也”面面相觑。

 

直到第三天,泷泽来通知松本润和二宫,Johnny桑邀请两个人去吃烤肉。

二宫和松本非常意外,摸不着头脑,Johnny桑怎么会突然邀请他俩?而且为什么会是他们俩?

相叶反应最快,拉着泷泽问还有谁去。

“还有樱井君和大野君。”

二宫的心情更复杂了,先是告诉他让他和樱井离开之前去趟夏威夷,这次又邀请他们四个人去吃烤肉。

一切都不正常。

 

那个在京都足足待了一整年出演舞台剧,性格像个老头子,跳舞超级棒却总是无视舞蹈老师,一年前就跟Johnny桑请辞未果的大野智,以及这次统一战线铁了心要走的樱井翔和二宫和也。

这个阵容简直让人无法安心。

所以,其中最为突兀的自然便是一番热血认真的优等生松本润了。

 

相叶狐疑地转身盯着松本润,想从他这里套出点线索。松本润被相叶盯得发毛,躲到二宫身后。

二宫也很纳闷,把松本从背后拉出来

“润君,你跟我说实话,你有没有跟Johnny桑说过什么奇怪的话?比如……想退出之类的……”

相叶还在,二宫说这话时,下意识的去瞄了相叶一眼,果然那人的脸色更难看了。

“我没有!我怎么可能会跟Johnny桑说这种话!”

小包子急得直摇头。二宫伸出手捏了捏他鼓起的脸颊

“知道啦,你先别急。想想也知道你怎么可能说出这种话来。”

松本点点头,开始和二宫猜测Johnny桑的深意。相叶也没再说什么,垂头丧气地去找后辈聊天去了。



TBC.


评论(6)
热度(63)

© 秘书子老年活动中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