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秘书子~
👉所有图片禁止二传二改,不开放他人使用权限👈

※基本只更新和推荐笃、KK相关
※磁、笃、虹杂食,天雷SA ⚡

【绿担🍀红苏🌸糯米吹💰,❤KKF❤】
3⃣2⃣亲妈🍅

J社外坂口健太郎、吉沢亮、赖冠霖颜饭
清水翔太、尤长靖音饭
♥lofter第一妹控♥

何方圜之能周兮,夫孰异道而相安?

【相二】Gimmick Game(5)

前文链接:(1)  (2) (3)  (4)

没完没了的回忆杀


正文:

二宫坐在地板上玩游戏,相叶则是对二宫的“友情背叛”事件依然耿耿于怀,拒绝加入,一个人窝在床上看漫画。

原以为相叶闹别扭的行为还会持续一段时间,结果被和子妈妈的一顿丰盛的晚餐就轻易收买。

相叶瞪着大眼睛,一口一个“唔卖”。和子妈妈在餐桌对面得意地朝二宫挑眉,二宫无奈地用筷子敲了敲相叶的头,提醒他吃慢点

“你这家伙啊,能不能嚼完之后再咽下去,又没人和你抢。”

相叶不满地撇了撇嘴,把二宫面前的那盘汉堡肉移到了自己这边。

 

和子妈妈让相叶给家里通了电话之后便自然而然地留宿在了二宫家。

即使相叶已经留宿过很多次了,二宫还是满腹牢骚。毕竟他房间只有一张单人床,虽然勉勉强强睡得下两个十五六岁的少年,但是两个人几乎紧紧贴在一起。冬天还好,相叶是多汗体质,体温偏高,就当是抱了个暖炉。然而,夏天简直就是酷刑,一觉醒来往往全身都是汗,也不知道是他的还是相叶的。

相叶倒是每次都开心的很,既不用和自家那个水火不容的弟弟抢游戏机,还能玩到深夜不被老妈吼。最重要的是,在他眼里,留宿就是友情的最高见证!所以每次二宫提出异议的时候,他就会扯着嗓子喊

“这才是青春!仲间不都是这样的嘛!”

 

二宫叽里咕噜抱怨了一通过后,还是乖乖地从衣柜里拿出一套睡衣扔给相叶。

两个人明天的工作在下午,于是计划好了玩游戏玩个痛快。结果不到12点,相叶的眼皮就开始打架。二宫嫌弃地看了他几眼,催促着相叶上床睡觉。相叶坚称自己还可以再玩一会儿,可屏幕上小人的动作却越来越迟缓。

“相叶雅纪,快滚去睡觉!不带你这样坑队友的!快去睡啦,我可以自己玩单人游戏。”

相叶连连道歉,刚倒在床上就开始酣睡。

 

凌晨三点,二宫轻手轻脚爬上床,还是不小心吵醒了相叶。

“不好意思,吵醒你了。”

“没关系哦”

相叶声音黏黏糊糊的,大概还是半梦状态。二宫向他身边凑了凑,拍着他的胳膊,示意他继续睡。谁知还没清醒的相叶一下子握住了二宫的手

“nino,不管你和谁交朋友都没关系,但是你要记住,你永远都是我最好的朋友。”

二宫仔细盯着相叶雅纪,莫名感觉眼前的相叶有点像他家的柴犬小春。他紧紧回握住相叶的手,另一只手摸了摸相叶大型犬的头毛。相叶并没有什么反应,大概是又睡过去了。

“我也是哦。”

黑暗中,二宫独自回应着。

 

 

第二天相叶醒来时,二宫还在熟睡中,但此时已经清醒的相叶却陷入了无比尴尬的情况。

 

他晨勃了。

 

青春期的少年,晨勃是再正常不过的生理现象。可现在总归是在二宫家里,又是躺在二宫床上,况且二宫就睡在他面前,怎么解决是个麻烦。

相叶慌慌张张地打算越过二宫,下床跑去洗手间解决一下,却不料踩到了二宫的手,二宫哼唧了两声,一脸烦躁,艰难的睁开了眼睛。相叶雅纪双手迅速紧紧地捂住自己的jr,眼神闪烁。

“你个笨蛋,眼睛是用来干嘛的!你知不知道……”

话还没说完二宫便发现了相叶的异常,盯着相叶肿胀的胯间,二宫的脸迅速泛红,仿佛要滴血般。相叶倒是平静了下来,一脸尴尬地冲着二宫笑了笑

“怎……么办?”

二宫一只手捂着脸,另一只手朝着洗手间的方向指了指

“你……你自己去解决一下……”

相叶急忙往洗手间的方向冲去,待他解决完个人生理问题,二宫已经在餐桌前就坐了。

 

和子妈妈一大早就出门工作了,提前为两个人准备好了早餐。相叶嘴里叼着吐司,时不时抬头看一眼餐桌对面的二宫。二宫将煎蛋切好小口小口地往嘴里送,表情平常而自然,并未在意相叶窥探的视线。正当相叶打算松一口气时,二宫突然开口

“相叶,别看了,你快把我盯出洞来了。你不用在意,这种事很正常,大家都一样的。”

相叶非常理解似的猛个点头,却并没有注意到二宫依然泛着红的耳尖

“所以nino你是怎么解决的啊?”

噗!

二宫刚喝进嘴里的半杯牛奶在相叶无脑发言的冲击之下一口喷了出来。

“咳……咳……都说了这种事是一样的。”

“哦哦,那nino你也是先……”

“笨蛋!不要再说啦!”

 

 

下午两人一起乘电车去了录制现场,候场的jr三三两两凑在一起闲聊,相叶和二宫窝在角落,不知二宫说了什么,相叶笑得前仰后合。

泷泽注意到相叶身上穿的那件T恤是二宫的,猜到相叶大概是在二宫家里留宿了,于是凑到两人身边问他们在谈论什么话题。二宫便跟泷泽讲了小原打算捉弄他和樱井翔,结果却被他和樱井摆了一道的事。

泷泽也不出意外地被逗笑了,临走之前特意拍了拍二宫的肩,说了一通奇怪的话

“二宫你真是个人才!难怪相叶跟你这么铁。周末的事情你别放在心上,他们就是在开玩笑,没恶意的。下次有空一定要一起去玩啊。”

二宫完全不知道泷泽在跟他说什么,瞄了一眼相叶雅纪,那人难得一见的一脸阴霾。他只好不动声色地随口应了泷泽两句。

看来有必要好好“审问”一下相叶了。

 

录制结束之后,两人惯例一起坐上了回程的电车。

“相叶,周末那天发生什么事了。”

“没什么。”

“哦。”

相叶有些不满地抢过二宫手里的游戏机,关上电源后迅速扔进背包里

“我说没事你就不问了,分明是一点都不关心我!”

“你讲点道理好不好,你不愿意说我自然不会逼问你,大不了我去问斗真和松润就是了。所以你哪只眼睛看出来我不关心你了。”

二宫无奈地翻了个白眼,心疼刚刚自己眼看就要刷新的最高记录。相叶讨好似的蹭蹭二宫的肩膀,语气中带着些许撒娇的意味

“嘿嘿,我错了,我就知道nino最好了!”

“好了好了,别说那些没用的”,二宫不耐烦地摆了摆手,“与其等我去问小包子和小土豆,还不如你自己和我说清楚。”

相叶瞬间埋下了脑袋,思索着该不该跟二宫开口说那件事。在二宫连珠炮般的催促之下还是一五一十地把周末在保龄球馆发生的事告诉了二宫。

“既然都说了是在开玩笑,你也没必要咬住不放。”

“我就是不想听到他们那样子说你啊!”

相叶眼睛里闪烁着怒气,二宫适时抓住了他的手臂,示意他不要生气

“更难听的我都听到过,你难道要和所有在背后议论我的人都吵一架?

“别人也就算了,经常和我们待在一起的人也这样子说你算怎么回事!”

“好了,我知道了。你先别生气,我都没生气你气什么。总之谢谢你,这件事你就别在意了。”

 

二宫清楚相叶关心他,但是他确实不想在这种无聊的事情上浪费时间。对于别人的价值伴随着憎恶的羡慕,这种在嫉妒之下催生的情绪,他选择性的忽视。在他退出杰尼斯之前的日子,他只想平静安稳的度过,留下一生都会弥足珍贵的美好记忆。

 

相叶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又生气的鼓起脸颊,控诉二宫

“你知道什么。我可是因为你和小伙伴吵了架,结果去你家里你又不在,回来之后还一个劲儿地跟我说你和樱井小原相处的多么好,你知道我那个时候多委屈了吧!”

二宫被相叶的小孩子脾气逗笑了,狠狠地拍了一下相叶的头。相叶揉了揉被二宫拍痛的地方,继续跟二宫说

“nino,刚刚泷泽听到你周末拒绝了他的邀请是去和小原樱井一起玩也没有生气,还主动和你说了保龄球馆那件事,他真的是个很好的人。”

二宫又情不自禁的朝相叶翻了个白眼,就说相叶这人内心也太敏感纤细了。

 

“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泷泽这人有才华有领导力,为人处世也很大气坦荡,我很尊敬他。我既然肯告诉他我周末是去和小原樱井一起玩了,就说明我对待他也是很坦荡的。小原樱井虽然平时跟泷泽不来往,但是他们并不讨厌泷泽,只不过是立场不同罢了。我是和小原樱井走得近,但你不用担心我会因此而和你们疏离。”

“那你会继续留在杰尼斯和我一起出道的吧?”

二宫对于这个话题简直头疼的要命,相叶是想尽了办法要让他打消退出公司的念头,近乎执念般天天在他耳边唠叨着。那架势仿佛公司安排谁出道,什么时候出道都是他一手操纵似的。

“再说吧。”

“二宫,你个胆小鬼,就知道退缩!我不是答应过你就算再辛苦我也会和你一起面对吗,你每次都用一句‘再说’搪塞我,你要让我等到你离开之后再说吗?”

 

二宫心里苦涩的很,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回应相叶的那份期待。这个在别人眼里温和安静的孩子竟然三番五次因为他产生了极大地情绪波动。他知道相叶是真心待他的朋友,然而在这份盛情面前,他更多的是对未来的茫然与无措。

 

“nino我跟你说实话吧,我之所以不喜欢你和樱井走得近,一方面确实担心你会因此站队到小原他们那边而跟我疏离;另一方面就是所有人都知道樱井他志不在此,考上大学之后定会立马离开公司。你跟他走得越近我就越觉得你是铁了心要离开了……”

二宫是彻底被相叶的话惊到了,半天说不出话来,如同受到电击一般,全身都有些麻木了。他一直觉得相叶这人简单的如同一张白纸,什么都不会去多想,没料到竟然一下子就参透了他的心思。

樱井是个极其有趣的人,张扬又不失睿智,和他聊天是非常轻松的。接触过几次之后,他清晰地感受到了樱井和他怀着相同的想法,这个突破点也让两个人越来越投机。相叶却敏锐地察觉到了这一点,自然是非常不高兴的。

 

然而就在二宫和相叶还在因为去留问题互不相让之时,暴风雨却毫无预警的来临了……



TBC.


360度无死角的美男,大概说的就是小原哥哥介样子的,真的超喜欢小原哥哥啊~

评论(3)
热度(74)

© 秘书子老年活动中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