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秘书子~
👉所有图片禁止二传二改,转载随意👈

※基本只更新和推荐笃、KK相关
※磁笃虹杂食属性,天雷SA ⚡

【绿担🍀红苏🌸糯米吹💰,❤KKF❤】
3⃣2⃣亲妈🍅

J社外坂口健太郎、吉沢亮、三浦翔平颜饭
♥lofter第一妹控♥

何方圜之能周兮,夫孰异道而相安?

【相二】Gimmick Game(2)

先讲清楚,一定会是HE的,我一个天天发竹马糖的人怎么可能会写BE!

前文链接:(1)

 

「不好意思J,让你担心了。」

二宫和也静默了许久才轻声吐出这么简短的一句话,松本润担心自己的话惹得二宫不悦,又开始宽慰起他来

「并不只是我在担心吧。算了,我知道你不想谈这个。我向来佩服你的理智,不管你现在和相叶是什么情况,希望都不要因为私人情绪影响到工作。尤其是,下次不要让我看到你脸上又挂了彩。就算挂彩,那个人也要是相叶。」

二宫和也忍不住笑了起来,从沙发上坐起,想像小时候那样伸手去捏松本润的脸颊,却被松本润毫不留情地拍开了手。

「我说你啊,我又不是小孩子了,别总是拿以前那套来对付我。」

 

对啊,松本润不是小孩子了,以前那个软萌可爱的小包子变成了一个帅气立派的男人了。那个曾经比他矮了一大截子的豆丁翔也在个头上迅速压制了他。连出道之时被誉为王子様的大野智也变成了老爷爷设定。

而他和相叶之间,自然也没能逃过……

最熟悉的陌生人,简直不能再符合他们两个了。

 

他清楚松本润是在担心他,也能理解他话中的意思。毕竟这五个人同样的爱着岚这个存在。他深知他们能爬到现在这个位置忍受了多少泪水和苦痛,一着不慎满盘皆输。而那个人定是比自己还要感受深刻……

松本润说向来佩服他的理智。所以自己脑子一热,主动和相叶提出那个协议的时候,应该是他这一辈子里最不理智的时刻吧……

但是相叶雅纪,这个比自己还要辛苦爬上来的人,比自己还要感触深刻的人,比自己还要胆小怯懦的人,比自己还要讨厌失败的人,竟然就这样一口答应了他这场荒诞的游戏,陪他玩了这么久……

 

 

由于相叶要补一个单人镜头,其他四人自然就先行结束录制回到了乐屋。

大野智一脸困倦,打过招呼之后就迅速收拾东西离开了。松本润看起来兴致还不错,非要拉着二宫去居酒屋喝酒。在樱井翔身边转了两圈之后,才犹犹豫豫地开口问樱井要不要加入。

樱井翔颇有深意地瞄了二宫一眼,考虑了几秒之后,摇了摇头

「算了,你们两个人去吧,我和相叶在录制之前已经约好了饭局。」

松本润撇了撇嘴,似乎洞悉了樱井翔的意图,回头看了一眼还在玩掌机的二宫,凑到樱井翔身边,放低了音量

「你想清楚,打算管这事了?嘛……总之你好好说说相叶吧,毕竟nino还是比较理智的,相叶下次再这样我可要生气了……」

樱井翔忍不住偷笑起来,被松本瞪了一眼之后,稍微收敛了一下表情。

「知道了,松润sama,我只是想提醒一下相叶而已,并没有打算插手他们的事。倒是你,再不走的话,nino绝对会反悔答应跟你去喝酒的。」

松本润二话不说拎起包,“一扭十八弯”地拉着不情不愿的二宫离开了乐屋。

 

本以为早已结束录制的四人都已离开,结果回到乐屋的相叶一脸惊讶地看着还坐在沙发上看报纸的樱井翔。

「小翔,你怎么还留在这,不是早就结束录制了吗,找我有事?」

樱井翔放下报纸,直奔主题

「相叶,nino的脸是你的杰作吧。」

明明是疑问句,却偏偏要说成肯定句,大概是跟松本润学的。

樱井翔笃定的口气让相叶莫名有些烦躁,收拾东西的动作倏然而止,樱井的表情并没有什么明显的变化,让相叶猜不透他是持什么态度。

「二宫和也跟你说他脸上的伤是我弄的?」

提起二宫,相叶明显带着不满的情绪,让樱井翔的表情有了一丝松动,忍不住微微皱起了眉头。

「你是断定nino绝对不可能跟我们说这些事情才会这样说的吧。相叶你明明就很关心nino,平时对他的态度就不能再友善一点么?」

「说不准他还真的跟你们诉苦了,毕竟那家伙善变又让人猜不透。友善一点?小翔你也看到了吧,哪次不是他先对我阴着脸,说话也一直冷言冷语,我想对他友善也友善不起来!」

「虽然不知道你和nino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是你应该比谁都清楚,最了解他的人还是你。所以以后不要再任性了……」

 

相叶心里憋着的那一股火开始汹涌地往外冒。自从定下那个莫名其妙的契约之后,二宫一直对他冷脸相待就算了,反正他已经习惯了,倒也觉得没什么。

但是从今天一大早开始,松本润就一脸自己欠了他几百万的样子,一整天都未曾正视过自己,尽可能地避免与自己交谈。连平时总是傻乎乎,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似的来跟他与二宫胡闹的leader也一直一言不发的躲在角落里。更别说一直选择旁观,就算自己与二宫发生了明面上的冲突大多数时候都站在他这边的樱井翔,今天却也反常的开始插手他与二宫的事,教训起他来。

这直接让相叶产生一种维持了长久的平衡却突然被打破的感觉,完全就是被二宫用计谋拉拢的小团伙孤立起来的感觉。

尽管他知道自己这种想法简直像小学生一样幼稚,但他心里就是不服气。一向不服输的自己就算在床上也是一直占据主导的那个人,因此这种被二宫打压了的心情,让他实在憋屈的很。

 

「我哪里任性了?就因为我打了他的脸?你们觉得他是那种会老老实实被我打却没有脾气的人?」

相叶把T恤撩到胸口,腹部明显有一块乌青的印记,一看就知道下手的人丝毫没留情。

「这个狡猾的家伙,大概早就算计好了,知道我也不会主动说这些事,故意打到这个不显眼的地方,然后在你们面前作出一幅自己被欺负了的样子,“可怜村村长”的演技果然出神入化!所以小翔你不要被他骗了还来教训我。」

樱井翔很无奈地笑了笑,相叶真是太好懂了,但凡牵扯到二宫,这人就莫名的像个小学生一般幼稚。

「相叶,我没有要教训你的意思。之前大家都选择缄默只是觉得在我们五个人里,你们俩感情是最深厚的。有些事情我们不适合插手,而且也没有闹到影响工作的程度,更何况自从你们俩突然变得奇怪之后,你和nino的工作状态反而越来越好了,所以大家才会放任你们俩胡闹的吧……但是这次有些过分了,还好是自己的团番,staff也都照应着,否则nino的脸可是上不了镜的。而且万一你们两个人闹别扭的事情传了出去,又要闹出不小的风波了。」

相叶自知理亏,有些心虚,脸上也露出了些许的尴尬,樱井翔离开之前安慰般的拍了拍他的肩

「我没别的意思,你不要想太多。时间也不早了,早点回去休息吧。」

 

相叶当然理解樱井翔的意思,岚之所以能走到现在,除了运气好,更多的还是团员之间的互相理解与支持,在工作方面的绝不妥协,全力以赴。不愿意做的工作很多,难度太大的工作也有很多,但是他们却没有那么多的选择机会,即使硬着头皮也要上,否则,他们也熬不到今天的地位。就算leader,松润,樱井再怎么理解、放任他们,自然也不会由着他们俩任性胡闹到影响工作。

他也不是不明白其中利害,但是一对上二宫和也,理智往往就开始下线。更何况那个人简直就是自己肚子里的蛔虫,什么事都逃不过他那双眼睛,用各种小聪明把自己吃的死死的。

再说了,这件事明明两个人都有错,为什么被冷待的却只有自己!

果然自己还是太笨了,每次都被那个家伙耍的团团转……

 

松本润窝在角落里,似乎是有些喝多了,脸红红的,喋喋不休地控诉相叶对二宫的过分行径。

「相叶君也太过分了,怎么能打你脸呢!万一影响到你工作怎么办!」

二宫和也看着松本润那一脸激愤的样子,无奈之下偷偷发了mail给生田斗真。

二十分钟后,生田斗真赶到了两人所在的居酒屋。当他发现了明显已经喝high的松本润才意识到自己这是又被二宫和也坑了。

「你说要请我喝酒我才来的,可没告诉我是来陪松润续摊的!你看他现在这个样子,估计又要喝个通宵了……」

「所以我才让你来的啊,我又没你们那样的超能力可以喝到夜不归宿。再说了,我也没钱请你喝酒。」

生田斗真再一次深刻地感受到了自己在这几个好友里处于食物链底端的现实。

 

二宫垂着脑袋和松本润解释了好久,自己是因为录制了一天实在太累,并不是嫌他多管闲事,松本润这才答应了让二宫提前离开。

回到家洗过澡后,疲倦感再次一点一点地袭上身体。什么都还来不及去想就扑到床上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于是,他久违的做梦了。

恍惚间似乎是梦见了相叶雅纪,梦见了他和他的年少时光。梦里,少年相叶棱角分明的轮廓显得极其柔和,一直在对他笑,他已经记不清相叶多久没有这样对他笑过了,那种有着宠溺的味道的笑容。

 

TBC.

 

谨以此文献给所有说我竹马是营业cp的人们【摊手jpg】

虽然我现在依然搞不懂爱情究竟应该是什么样子的,但是在我眼里,在我心里,他们两个人就是爱情的模样。


PS:关于文中竹马打架的情节,我真的见过好多明明很相爱,却因为个人性格或者相处模式存在问题而一言不合就动手的情侣或者夫妻,即使肢体冲突会造成一定身体上的伤害,但是他们依然爱的特别深。

或许这也是爱情的一种模样。


评论(9)
热度(87)

© 沉迷学习的秘书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