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秘书子~
👉所有图片禁止二传二改,转载随意👈

※基本只更新和推荐笃、KK相关
※磁笃虹杂食属性,天雷SA ⚡

【绿担🍀红苏🌸糯米吹💰,❤KKF❤】
3⃣2⃣亲妈🍅

J社外坂口健太郎、吉沢亮、三浦翔平颜饭
♥lofter第一妹控♥

何方圜之能周兮,夫孰异道而相安?

【相二】Gimmick Game (1)

*大概就是一个彼此相爱却不肯轻易说爱而互相伤害最终寻获真爱的故事。

*依旧生硬渣文笔预警

*对,就是之前开假车还坑掉的那篇,终于下决心填上了

 

相叶雅纪推开门,发现玄关摆放着一双不属于自己的鞋子。

是时候考虑换一下门的密码了,这人最近总是不打招呼就来了。而且每次晚上来这里的频率比白天要高得多,看来怕寂寞这点倒是从未改变过。

走进客厅,不出意外地看到那人正猫着背窝在沙发上玩游戏机。

『你两个小时之前就结束录制了吧?要来怎么也不提前和我说一下。』

二宫和也并未做声,沉迷于手里的游戏机。相叶以为他没有听到,继续问他话

『你吃过饭了吗?』

被询问的人目光依旧没从游戏机上移开,相叶了解二宫的脾气,知道这人又开始耍小性子,故意不理他。相叶烦躁地抓了抓头发,不再管二宫,准备去厨房简单弄点吃的填饱肚子。

『相叶桑,你最近还是收敛一下吧。』

『你什么意思?』

『别在我面前装傻,我又不吃你那套。只是出于成员间的义务提醒你一下,你最近似乎跟风间走的挺近的。我劝你最好趁早打消你那些个鬼主意,玩的再过火也要挑好对象!』

二宫和也盯着相叶雅纪,眼神里的不屑与嫌恶完全不加掩饰,后者则是一直黑着脸。就算相叶再糊涂也听懂了二宫话里的隐喻之意,无端的指责让他莫名火大。

 

相叶雅纪实在是搞不懂二宫和也这个人。

 

事实上,二宫和也私底下在他面前是相当寡言的。有次两个人在床上痴缠一番过后,相叶无意中问过他缘由。孰料二宫只是平静地回应说在节目上跟他的互动已经够多了,私下不想和他再多费口舌。他说这话时,相叶心里有一丝丝的苦涩,却又不禁失笑,能在高潮过后满脸情欲还未消退之时讲出这么淡漠的话,还真符合他二宫和也的风格。

然而平时的二宫一般一踏进他家门就二话不说拉着自己往床上带,急切地沉沦在肉欲之中,情事结束之后不论多晚都要收拾东西走人,似乎不想和自己除了做爱之外多待一秒。今天却一反常态,竟然有闲情来刺探他和风间之间的关系。

这让自己难免不去动一些暧昧的心思。

 

『你大概是脑子出问题了才会讲出这种话。风间只是我的亲友,当然,是和二宫桑不一样的那种亲友。你话这么酸,别跟我说是吃醋了。』

『吃醋?我看脑子出问题的是相叶桑,我不认为吃醋这种恋人之间的字眼适合用在我们两个人身上。』

『确实不适合。不过,与其有心提醒我,二宫桑不如先反省一下自己吧。我可是听说二宫桑最近跟某个后辈走得很近,还经常在你家里留宿?』

说完以后,相叶蓦然惊觉自己或许是疯了才会口无遮拦的冒出这些话来,这跟直接告诉二宫和也自己关注着他的一举一动没有什么区别。估计这人又要抓住这点不放来反呛自己。

所幸的是,今天不知为何而反常的二宫和也智商也顺带下线了,并没有参透相叶的话外深意,只是皱着眉头反击相叶

『跟后辈好好相处,有机会就多多提携后辈,这难道不是公司的指示么?说到底我也不过是在按公司的指示行事而已。反倒是相叶桑,睡了自己的团员还不够,还想玩点更刺激的?你要怎么玩随便你,但是你最好别忘了你可是岚的一员。』

二宫带着让人捉摸不透的笑意说完了这些话,却让相叶雅纪感到分外的冰冷,他伸手揪住了二宫的领口,语气里充满了嘲讽

『二宫和也,这话从你嘴里说出来真的是好笑!你TM别忘了当初是你把我拐上床的!』

二宫的愤怒被这一句话轻易点燃,用力扯开了相叶揪住他衣领的手,顺势拉住他的胳膊,狠狠地朝相叶的肚子上打了一拳,动作一气呵成,没有半点犹豫。

『你还有脸说我!你当时醉的像烂泥一样,我只是把你扶到了床上,你TM却把我推倒睡了我!』

相叶痛的抽了一口冷气,捂住肚子,瞥了一眼二宫和也。这人性格还真是扭曲,即使害羞的耳尖泛着红,脸上却还是咬牙切齿的表情,让他忍不住想捏碎这张总是戴着谎言面具的嘴脸。没等二宫和也反应过来,相叶雅纪迅速上前,抬手甩了二宫和也一个耳光。

二宫显然没想到相叶会对他动手,脚下一个不稳,跌坐在地上。

『别一副受害者的口气,那晚不知是谁爽的喊个没完,不停地要我再来一次。而且我没记错的话,让我在私底下跟你保持肉体关系,在台上吐槽我给我抛梗,配合我扮演关系亲密的竹马,这个协议的是二宫桑你提出来吧?』

二宫被相叶这猝不及防的一耳光打的有点头晕,摸了摸有些刺痛的嘴角,慢悠悠的站起来,湿漉漉的眼睛望着相叶,让人看不出一丝的情绪。似乎是打算开口说些什么,可最终只是一脸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相叶雅纪,我明天一整天都有录制你是知道的吧?如果明天伤口遮不住导致录制被取消的话,你就做好准备往我卡里打钱吧……』

 

这人的性格果然很扭曲,但也却如此让人欲罢不能。

 

相叶挑了挑眉,上前托起二宫的屁股,抱起他向浴室移动,还恶作剧般地捏了捏二宫的臀肉,轻轻吻了一下二宫被自己打伤的嘴角。

『好,你开个价,今晚我就给你打钱!』

 

 

一场情事的到来也许并不需要什么特定的理由。

男人是种奇怪的生物,一旦性趣来了下半身就会行动,和爱不爱无关,就像女人每个月来大姨妈一样正常。

简而言之,不过就是源于本能。

 

二宫和也揉着有些酸痛的腰,挪到浴室简单冲洗掉了满身情欲的气味。

来相叶家时穿的那件衬衣,在做爱的过程中被猴急的某人直接粗暴地扯开了,上面的扣子崩掉了两颗,他实在没有自信可以像松本润那样爆衫,索性打算借此机会讹相叶雅纪一笔巨款。

没想到被相叶一句【那件衬衣是四年前我去国外出外景时给你带的纪念品,并不值钱】给噎住了。

二宫和也气呼呼地拉开相叶家的衣柜,打算找一件自己穿着不会显得那么突兀的T恤套在身上。相叶雅纪撑着头侧卧在床上不着寸缕,望着他的一举一动

『我说你这人真是奇怪啊,明天有收录的吧?直接在这里睡不就好了,干嘛大半夜的非得折腾着回家?反正该不该做的不都做了吗,单纯留宿睡个觉也没什么问题吧。』

二宫和也最终找了一件看起来价格不菲的套在了身上,尽管尺码稍微大了些,还是满足地对着穿衣镜点了点头。

他并没有想要回应相叶雅纪的意思,走到卧室门口打开门。走出房间之前,回过头来望了一眼相叶雅纪,看他仍然保持着那个姿势侧卧着,貌似是在等待二宫和也说些什么。二宫想了几秒钟,面无表情地盯着相叶的某处硕大回了一句

『感谢相叶jr今晚让我很爽。』

相叶直接从床上跳起来,顺手抄起枕头朝二宫和也砸过去。显然对方已经摸清了相叶的行动,在枕头砸过来的时候闪身退出了房间。

『你个混蛋!只有今晚很爽吗?!』

相叶愤愤不平地咒骂了一句。

 

 

隔天白天是二宫和也的单人收录,晚上是五个人的团体收录。当松本润踏进乐屋时便发现了躺在沙发上昏昏欲睡的二宫和也。

松本润轻手轻脚地挪到沙发旁边的椅子上,却无意中发现了二宫和也嘴角细微的伤,尽管已经被化妆师遮掩的很好了,还是被眼尖的松本润发现了。

『听staff说nino白天录制了很长时间,辛苦了。那个,怎么处理的,没有影响录制吗?』

相对于问他是谁造成的,问他是怎么解决的比较有价值。毕竟是谁的杰作他大概也能猜到。二宫和也睁开眼,看着松本润指了指他的嘴角,又闭上了眼,调整了一下躺着的姿势

『这个啊……用冰块敷了一下,然后拜托化妆师多费了一点心思喽。因为都没多少很近的镜头,所以看不出来的。本来还计划着能因此休息一天顺带讹某个人一笔巨款,看来失败了。嘛,毕竟我是岚啊,岚的录制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取消的呢~』

松本润将椅子拉近了沙发一点,声音中透着些许无奈

『相叶弄得对吧。』

明明是个疑问式,语气却完全是笃定的肯定式。

 

松本润也说不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两个人的相处模式就变得很奇怪,镜头前面各种秀亲密,吐不完的槽,聊不完的话题,简直热恋中的小情侣状态。录制一结束都像变了个人似的,剑拔弩张。其他三个人都在场的话还会收敛一点,只是一个人占据着乐屋的一边,互不搭话。松本润和他们俩相处的时间最长,关系也向来最为亲厚,当然也就亲眼见证了这两个人是如何从休息日也要黏在一起度过的关系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我说你们俩越来越奇怪了……你没有没发现连leader都开始察觉到你俩的不对劲了。翔君就更不用说了,每次我忍不住想开口问你,都被他用眼神制止了。』

松本润对这两个人的相处模式忧心忡忡,显然当事人却没有自觉,继续闭着眼睛假寐。

 

其实二宫自己多多少少也感受到了,成员之间因为他们两个关系的变质而流窜的微妙气氛。他和相叶雅纪那个可笑的协议实施一周之后,他就察觉到了樱井翔时不时飘过来的眼神。他甚至私下盘问过相叶是不是和樱井翔透露过什么,相叶一脸无辜地否认了,还以惩罚他怀疑自己为借口在床上玩了好多花样……

直到松本润总是犹犹豫豫地想开口问他什么却总是半路刹车,连在节目上能连续半个小时都不说话大野智也开始凑到他和相叶身边强行找话题聊,他就明白了,相处了这么多年的五个人,早已经变成了理所当然般的存在,就算一点点微妙的情绪变化也会被立即发现的……

 

 

TBC.

 

包子生日快乐呀! @蕎麥麵啃包子 

之前说好把这篇的坑填完作为你1224粉的贺礼,然而提前填完了,先拿来作生贺好了,后文这几天会陆续放出来的。等我更完Nothing on you那篇给你写个翔润番外作1224粉的贺礼吧。

爱你哦~


评论(23)
热度(120)

© 沉迷学习的秘书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