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秘书子~
👉所有图片禁止二传二改,不开放他人使用权限👈

※基本只更新和推荐笃、KK相关
※磁、笃、虹杂食,天雷SA ⚡

【绿担🍀红苏🌸糯米吹💰,❤KKF❤】
3⃣2⃣亲妈🍅

J社外坂口健太郎、吉沢亮、赖冠霖颜饭
清水翔太、尤长靖音饭
♥lofter第一妹控♥

何方圜之能周兮,夫孰异道而相安?

【相二竹马】谁说兔子和柴犬不能谈恋爱(四)

依旧是放飞自我的产物,大概是一篇跨越生物种族的养成系爱情童话。(x

惯例感谢my幼 @喝风子 提供的设定和超可爱的图(图源链接   1     2    

 前文链接:  (一)    (二)   (三)

 

(39)

 

小柴犬的身体恢复的非常快,按理来说雅纪兔该高兴才是。

然而,未解决的第一个难题仍然困扰着他。

 

小家伙对他实在有够冷淡。

 

如果说之前可以把他不开口说话的原因归结为身体不舒服,那么现在沙发上那个沉浸在游戏里疯狂厮杀,始终不肯正视自己的小家伙到底是怎么回事?

大概只有每次在他玩游戏时在旁边吵个不停,小家伙才会狠狠地瞪他一眼,扯着小尖嗓子吼一句“无路赛!”

 

(40)

 

“小和,小和,你看看我嘛~”

 “小和,你整天都玩游戏机不烦吗?不烦的话也会累的吧?要不要雅纪哥哥带你出去玩啊?”

“小和,医生说你可以不用再输营养液了,今天晚上我就给你准备一顿丰盛的大餐!”

“小和小和,你有没有其他想吃的东西啊?因为大家都不了解犬族的生活习性,所以我特意回老家找来了史书资料。对啦,把你送去润君家也是因为带你回老家不方便,暂时让他照顾你,并不是不要你了哦~”

“史书上有记载犬族都喜欢吃骨头,小和,我今晚就给你炖一根大骨头!”

“小和……”

 

(41)

 

在雅纪兔坚持不懈的三分钟“单口相声”摧残之后,小柴犬手中的游戏机终于不满地唱响了game over的BGM

紧接着,小家伙便把游戏机狠狠地摔在了沙发角落,弓起身子,目光十分“热切”地射向雅纪兔,咧开嘴,露出洁白锋利的小尖牙,伸出肉肉的汉堡手捧住雅纪兔的头。

这个场景总觉得似曾相识……

 

(42)

 

待小家伙将他的头拉近,雅纪兔直视着他湿漉漉的小圆眼时,顿时想起了为何如此熟悉

可不是似曾相识嘛!

上次在松鼠润家,小家伙就是这样狠狠地咬了他的脸一口的!

雅纪兔迅速伸手捂住了脸,得意地望着小柴犬

看你怎样咬!

我这么聪明,怎么可能被一个小家伙耍两次!


然而,天然大概都对自己的定位有所误解。

 

(43)

 

小柴犬迅速松开双手,向前一跃,跳到雅纪兔怀里,扯过雅纪兔的长耳朵,不带一丝犹豫的一口。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44)

 

据当时路过雅纪兔家门前的智喵回忆,他听到雅纪兔在屋内凄烈的惨叫声。一度以为上次松鼠润实行的雅纪兔“刺杀计划”没有成功,不甘心便跑到人家家里卷土重来。

于是他再次燃起了熊熊热火般的仁义之心,打算冲进去营救雅纪兔,阻止松鼠润的非法暴行。何况平时在他们四个人当中,唯一有可能和他统一战线对付小恶魔松鼠润和一肚子坏水的腹黑仓鼠翔恶作剧的就只剩雅纪兔了。所以,出于联合阵营这方面的考虑,他也得去营救雅纪兔脱离松鼠润的魔爪。但是一想到松鼠润极有可能会连带他就地正法,智喵最终还是选择了当一个沉默的路人。

况且,他赶时间去邻村的面包房买新鲜出炉的巧克力面包。

 

(45)

 

当雅纪兔把耳朵包的像一只粽子一样出现在松鼠润家里时,松鼠润的内心是拒绝的。

“你又整什么幺蛾子了!!!”

“小润!!为什么小家伙对我敌意那么深啊!!呜呜呜呜呜~~~”

“停!别哭了!整天就知道哭!连个小孩子都搞不定,你还能干什么?!”

“我也不想啊!可他就是很讨厌我的样子啊……”

“走走走,我又不是专门给你们俩解决家务事的!你去找翔君,他鬼点子多,别来烦我!”

 

(46)

 

从松鼠润家里被赶出来的雅纪兔正好碰到了买完巧克力面包回来的智喵,委屈地扑到智喵身边,拉着智喵的手哭起来。

目前这个情景,在智喵看来,完全就是“雅纪兔终于不堪忍受小恶魔松鼠润的欺凌,决定奋起反抗松鼠润暗黑势力,怎奈敌方武力值太强,上门寻仇反遭毒手,赔了眼泪又折耳朵”

 

(47)

 

当智喵还在疯狂脑内剧场的时候,雅纪兔扯了扯他的衣袖

“智君,你说小和他总是不听话该怎么办呀?”

“小和?你们家那只小柴犬?嘛,很正常的,小孩子嘛,总会经历反抗期的。”

“反抗期?是什么东西……”

 

(48)

 

他忘记了,这只兔子是没有反抗期的。

 

(49)

 

“嘛,简单来讲,就是原本软萌可爱的像个小包子一样的小天使润君突然变得看谁都不顺眼,一言不合就化身小恶魔整你的那段时期。”

“智君,虽然小润有的时候超凶,但本质上还是个小天使!”

 

(50)

 

弟控是种病,得治。

活该你被他欺负的这么惨!

 

(51)

 

“嘛……还有就是原本架着黑框眼镜,书本报纸不离手的翔君突然染了一头黄毛,耳朵肚脐上都穿了洞洞的那段时期。”

“哦!我懂了!就是智君非要闹着从歌舞剧团辞职去开面包店的那段时期!”

……

智喵决定从此以后再遇到雅纪兔被松鼠润收拾的时候绝对不再企图充当正义的使者。

 

(52)

 

跟智喵告别之后,天色也暗了下来,想着家里的小柴犬还要吃饭,雅纪兔最终放弃了向仓鼠翔求助,匆匆忙忙赶回家给小柴犬做饭。

回到家之后发现小柴犬窝在沙发上睡觉,雅纪兔上前摸了摸他毛茸茸的小脑袋,立刻就钻到厨房开始炖骨头。

小柴犬是被一阵诱人的香味唤醒的,揉了揉睡得朦胧的眼睛,看到了在厨房里手忙脚乱的背影。

果然是个笨蛋。

 

(53)

 

雅纪兔端着炖好的骨头放到小柴犬面前的茶几上

“小和,你尝尝看好不好吃,特意给你做的!”

小柴犬拿起一根骨头,先是轻轻地舔了两口,感觉味道不错,又啃了几口。

“小和,之前都是我不对,我不应该逼你的。这里的一切对你来说都是陌生的,你还小,一时接受不了也是正常的。我没有考虑到你的感受,逼你接受我,是我的不对,我跟你道歉,你不要生气了好不好?以后你什么时候愿意说话了就跟我说,不管什么时候我都会在你身边的。”


(54)

 

“汉堡肉。”

“嗯?”

“我说我要吃汉堡肉啦,笨蛋!”

“好好好!我马上去给你做!”

雅纪兔嘴角大概要翘到天上去了,兴冲冲地跑到厨房准备小柴犬点的晚餐。

 

小柴犬揉了揉有些泛红的耳尖,用只能自己听到的音量说了一句

“笨蛋,干嘛这么温柔啊……”

 

 

TBC.

 

最近一直在用各种方法花式催更自己,简直懒到了不立flag就没有动力写字的地步hhhhhh

评论(19)
热度(69)

© 秘书子老年活动中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