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秘书子~
👉所有图片禁止二传二改,转载随意👈

※基本只更新和推荐笃、KK相关
※磁笃虹杂食属性,天雷SA ⚡

【绿担🍀红苏🌸糯米吹💰,❤KKF❤】
3⃣2⃣亲妈🍅

J社外坂口健太郎、吉沢亮、三浦翔平颜饭
♥lofter第一妹控♥

何方圜之能周兮,夫孰异道而相安?

[KK]同事关系(5)(6)

(5)

 

到了刚的家门口,光一把刚叫醒,从他的上衣口袋中摸出了钥匙便扶着刚下了车。

下车之后,光一回过头对城田说:“非常感谢你,城田先生,你可以先回去了,我留下来照顾刚。”说完也不顾城田作何表示便打开门扶着刚进屋去了。

直到门关上阻隔了两个人的背影,城田才反应过来,好呀,这个传闻中天然迟钝的王子殿下竟然将了他一军!这人分明就是一只狐狸!

光一进门后给刚脱了鞋子外套后便把他扔到了床上,然后把半路上买的醒酒汤拿给刚喝。一开始刚极度的不配合,扭来扭去的拒绝,还差点把碗打翻。光一实在忍无可忍之后,恶狠狠地对刚说:“你再不老老实实的喝下去我就把你送到很高的地方或者嘴对嘴喂你喝!”刚貌似听懂了光一说的什么,哼哼唧唧的表示了自己的不满之后,乖乖地喝下了醒酒汤。

喂完刚醒酒汤,光一仿佛经历了一场战争一样累,准备到客房美美睡上一觉时,路过客厅发现了灯光下鱼缸里游弋的鱼,在经历了极其矛盾的十秒心理斗争后,还是走到鱼缸旁拿起鱼食喂饱了刚的宝贝鱼。

半夜睡的平稳之时忽然听到房门被打开的声音,光一猛然坐起,打开灯,发现是刚。

“大半夜的你不睡觉干什么呢?酒醒了吗?”

“啊,原来是光一啊。嗯,已经没事了呦。”刚的声音听起来还是黏黏糊糊的,走到床边坐下。

光一又皱起好看的眉毛,不满地问:“你就喝了一小口酒,怎么会醉成这样?”

“嗯,是只喝了一小口,但是后来喝的那杯茶里被掺了酒。”

“什么?!”

光一不可置信的看着一脸风轻云淡的堂本刚,仿佛因为喝了掺着酒的茶而喝醉的不是他本人而是他的相方堂本光一似的。

“你知道他掺了酒?”

“嗯,知道。喝第一口时我就知道了。看来他即使知道我不太能喝酒,也还是高估了我的酒力,以为我察觉不出来。”

“你知道他掺了酒你还喝?!”

光一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就因为他曾经受过你的关照,想要帮助你的心思?还是因为他别的心思?”

光一觉得刚异想天开、理所当然的想法简直是太可笑了!

“因为轻易地相信别人而吃过多少亏你不会忘记了吧!”

刚当然知道城田“别的心思”,那样赤裸裸充满爱意的眼神让刚想忽略都不行。何况在刚的记忆里曾见过某个人无数次这样的眼神……

至于因为轻易相信别人而受过多少伤害,刚更是死都不会忘记。他曾经是多么的怨恨,甚至到了“人间不信”的程度。那个时期的他仿佛活在黑暗里,痛苦绝望日日夜夜侵蚀着他,除了音乐,他什么都没有了。唯一能做到的就是各种逃避现实以及夜晚躲在被子里不停的哭泣,直到哭累后睡去。这些他想忘都忘不掉!

然而,现在不同了。他不想再去怨恨了,他已经用时间把自己锻炼的足够坚强,他已经学会了如何面对一切而不是一味的逃避。

“我知道他没有恶意,不会害我的。我猜他只是有什么话想对我说或者单纯只是想把我送回家而已。fufufu~”

光一扶额,他充分了解堂本刚有多倔强,有多独断,他只是轻叹了口气。

“刚君,快去睡觉吧。就算你不睡,也请考虑一下刚刚费力照顾你的我是否需要休息。”

刚能听得出光一此时的语气是有多么不耐烦,但他似乎觉得此时自己有必要整理一下横亘在他俩之间的某些东西了。

他眼神一片清明,很认真的问光一

“光一君,我们两个是什么关系呢?”

 

(6)

 

“光一君,我们两个是什么关系呢?”

刚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光一的身子微妙的抖了一下,停顿了几秒之后回应道

“刚君,喝了醒酒汤还不清醒吗?看来茶里掺了不少酒啊。”

刚知道光一是在故意引开话题,却没有表现出对光一态度的不满,而是又问了一遍

“光一君,我们两个是什么关系呢?”

“刚君,如果你大半夜不睡觉就是为了来问我这个无聊的问题,我觉得我们有必要冷战几天了!”

光一说话时的声调明显提高了几度,意味着他此时正处在生气的边缘。

刚却突然笑了起来:“光一君,KinKi Kids真的是个奇怪的group啊!两个人从来没有吵过架但却常常冷战呢!fufufu~所以说光一君,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你老老实实地回答我的问题不就好了吗?”

“我们是什么关系呢?”

光一的脸色越来越阴沉,眼神中积郁着怒气。

“还能有什么关系,我们是KinKi Kids,你是我相方,我们是同事关系。真不知道你大半夜发什么神经。”

“光一君,你还真是有够冷酷的,我还以为你能说是朋友呢!结果就是同事关系啊,真不愧是现实派爱豆。”

刚的话中听不出感情色彩,所以光一分不清刚说这话时是在真的在伤感还是在讽刺他,亦或只是在开玩笑。

但是被刚这样说,光一也是倍感无奈。

“刚君,你说这些话未免太可笑了。看来你已经忘了是谁先说我们两个只是同事关系这样的话了。”

“欸?!难不成还是我说的?”

看着刚一脸无辜的样子,光一冷哼了一声,看来这家伙是真的不记得了。但是光一可是记得清清楚楚!

其实两个人小时候关系还是满亲密的,甚至会像好朋友那样晚上躺在同一张床上分享彼此之间的秘密。或许是潜意识里已经把另一位同姓堂本的少年当成了自己的哥哥或弟弟。直到后来homo的传言甚嚣尘上,刚才开始慢慢疏远光一。光一很体贴的照顾刚的感受,默契的选择刻意与刚保持着一定的距离感。

可是,总会有那么一群人,他们无法容许美好事物的存在,想方设法也要把这两个美好的人拉进痛苦的深渊,以此来满足他们肮脏的内心需求。于是关于两个人不和的传言又开始疯狂流传。

总是被拿来比较,总是被评头论足使这两个少年无法再找到一种合适的相处模式。久而久之却意外地发现保持普通的同事关系相处貌似对于KinKi这种二人组更合适。

而导致两个人真正开始疏离便是刚那段黑暗时期。那时候,光一渐渐发现刚的身体慢慢变得不对劲。不仅是身体状况在变差,心理上貌似也出现了一些问题。那个时候的刚遭受着太多的诋毁与指责,被信任的人一次次的暗算。他看人的眼神充满着不信任,甚至有时一个月都不见他笑过一次。性格也开始变得焦躁冷漠,尽管不在摄像机和其他人面前表现出来,但离刚最近的光一无疑成了最大的“受害者”。

刚开始渐渐变得对他发脾气,甚至对他视而不见。最可怕的是光一发现刚慢慢有了想要退出KinKi Kids的倾向!心疼并担心着这样痛苦的堂本刚,光一打算跟刚好好谈谈,告诉刚他会一直在他身边,会帮助他,支撑他走过痛苦。

然而当光一找到刚仅仅只是才表达了一下担心,刚便开口来了一句:“光一君,感谢你的关心,但这毕竟是我一个人的问题,所以就不麻烦你操心了。毕竟我们只是同事关系。”

自那以后,两个人就以所谓的同事关系相处着,不会吵架,但也不会常联系,更不会再亲密的分享互相之间的秘密。还学会了在摄像机面前胡乱地跑火车来掩饰或者编造某些事情。

想到这,光一不仅出言讽刺刚:“刚君的记性还真是不好呢,自己说过的话竟然忘得一干二净,明明是我的记性更不好吧。看来会忘记说明在刚君看来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呢!”

刚听了,低头沉思了几秒钟,忽而抬头露出极其狡黠的笑容。

“嗯,确实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说起来,有件事不知道光一君还记不记得。”

光一猜不透刚想要说什么,用眼神表示着自己的疑惑。

“我17岁生日的那天晚上,我们两个还有babe,小准一起举办了生日聚会。之后babe偷偷在我的饮料中加了一点点酒,然后我就睡过去了。后来发生了什么光一君还记得吗?”

在刚一开始提起他17岁生日时,光一的大脑就突然死机了,一片空白,仿佛遭遇了雷击一般。他的手开始抑制不住的微微颤抖,瞳孔瞬间放大了几倍。

完了,原来刚都知道!

 

To be continued~

评论(6)
热度(47)

© 沉迷学习的秘书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