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秘书子~
👉所有图片禁止二传二改,不开放他人使用权限👈

※基本只更新和推荐笃、KK相关
※磁、笃、虹杂食,天雷SA ⚡

【绿担🍀红苏🌸糯米吹💰,❤KKF❤】
3⃣2⃣亲妈🍅

J社外坂口健太郎、吉沢亮、赖冠霖颜饭
清水翔太、尤长靖音饭
♥lofter第一妹控♥

何方圜之能周兮,夫孰异道而相安?

【相二竹马】恋爱谎言症

※小谎怡情,大谎搞事情!腹黑校花(带把的)X不良少年(冒牌的)的爱恨情仇

※竹马成双,微微翔润

※ 9000+,一发完

 

(1)

据说,相叶雅纪的妈妈在怀孕的时候,每天都虔诚地在佛像面前求佛保佑她的第一个孩子会是一个单纯善良,乖巧懂事的漂亮小姑娘。或许是相叶妈妈的诚心不足以感动佛祖,于是,相叶雅纪出生了。

虽然不是梦寐以求的小姑娘,却也是个漂亮的孩子,相叶妈妈这样安慰自己。但随着相叶雅纪渐渐长大,任性跋扈、调皮捣蛋的性子彻底打碎了相叶妈妈的幻想。由此,相叶妈妈毫不犹豫地封存了信仰已久的佛像,成为了一个基督教徒。

 

一切的转变发生在相叶雅纪8岁那年与二宫和也初遇的时候。

 

相叶雅纪家里经营着一家人气非常高的中餐厅,由于餐厅主厨家里出了点事情,不得不辞掉了这份工作。主厨临走之前给相叶爸爸推荐了一对夫妻来接替他的工作,这对夫妻就是二宫和也的父母。

相叶雅纪第一次见到二宫是在他家客厅里,相叶爸爸跟相叶说沙发上那个男孩是二宫叔叔的儿子,让相叶带二宫去他房间里一起玩。相叶瞪着圆圆的眼睛盯着二宫,不知为何脑袋里浮现出了一只小柴犬的画面。

短暂的交流之后,两个孩子瞬间建立起了友谊,然而在确认从属关系时产生了巨大的分歧。相叶以自己年龄稍长一些为由,认为自己是大哥,二宫来当他的舍弟。二宫却认为相叶看起来就很弱,自己一定比相叶更强,坚决不肯同意。

嚣张惯了的相叶见二宫对他很是不屑,发起脾气来,没经思考的话脱口而出

『你们家是给我们家打工的,所以你就是我的人了!我说什么你就得照做!』

可惜,二宫和也并不是那么好惹的,把相叶雅纪按倒在地板上胖揍了一顿,直到相叶爸爸听到了自家儿子的哭喊声才结束了相叶的挨打。

自此,两个人的梁子算是结下了,常常因为一点小事一言不合就打起来。也不知道二宫和也的力气是哪里来的,打起架来透着一股凶狠的劲儿,与相叶的对战中保持着不败的战绩。在被二宫胖揍过n次之后,相叶彻底泄了气,被二宫收拾的服服帖帖的。

 

也许是由于二宫的“暴力镇压”,也许是相叶真的长大了,相叶渐渐转了性子,变成了一个众人眼里“单纯善良,乖巧懂事”的三好少年,却也相对应的引发了相叶雅纪局促怕生,极度依赖二宫的一些后遗症。尽管二宫总是抱怨相叶太麻烦,但对他却是极好的,常常为了相叶雅纪的事情出头。

虽说两个人的羁绊越来越深,二宫却时常忍不住恶作剧小小地欺负一下相叶,相叶倒也逆来顺受,脾气被二宫磨得好得很。

 

有次二宫偷偷地把相叶雅纪的自行车车胎放了气,害的相叶千辛万苦地拖着车走了好几公里才到了车站,而二宫却得意洋洋地蹬着自行车,一路在相叶身边吹着口哨看着相叶雅纪满头大汗。

戏剧的是,第二天二宫发现自己早晨还好好的自行车车胎莫名其妙地瘪了下去。二宫立马把这笔账算到了相叶雅纪头上,他可不想像相叶昨天那样出丑,只好放弃了自行车,决定徒步走到车站。

正当二宫打算把相叶雅纪的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一遍的时候,相叶雅纪恰巧骑着自行车经过二宫身边。二宫的怒气值瞬间达到顶峰,愤怒地指责相叶雅纪不厚道的行为。相叶一脸真诚地解释这件事并不是自己干的,他课间除了去厕所就没离开过教室,班里的同学可以为他作证。解释完之后还主动提出载二宫去车站,让二宫不得不质疑自己推测的正确性。

相叶示意二宫在后面坐好,然后车子一下子就蹿了出去,惯力作用之下,毫无防备的二宫猛地抱住了相叶雅纪的腰。两秒钟之后,又如同触电一般,迅速松开了手。相叶制服的衬衣被风一点一点地吹拂起来,鼻尖略过相叶身上淡淡的柠檬肥皂味,二宫的脸颊竟然传来了发烫的感觉。

二宫盯着相叶的后背,心里默默吐槽着,这家伙什么时候开始比自己还要高了,连肩膀都宽了这么多,小时候明明还互穿过对方的衣服,估计现在相叶的衣服套在自己身上会长那么一截吧。

当他发现自己的心跳开始毫无缘由的渐渐加快,顿时坐立难安。相叶感觉到了二宫的异样,回过头来询问他发生了什么事。二宫看着相叶的侧颜,伸手示意相叶好好看路。待相叶转过头之后,二宫心里涌出一丝酸涩,这家伙明明是个男孩子,怎么会长得比女孩子还好看。

 

幸好自己不是弯的。

 

相叶回到家之后,收到了一封邮件,来自他们班的班长,发现他最后一节课突然不见了,询问了他的后桌才知道他请假去了保健室,最后例行关心地问他现在身体是否好些了。

相叶实在想不起自己当时请假时随口编了一个什么病症,只好含糊的回复了一句『已经好多了』,随后笑着把邮件删除了。

 

 

(2)

樱井翔一走进教室就看到拿着一瓶牛奶神游天外的二宫和也

『整天喝牛奶也没见你个头比相叶高多少。对了,有件事儿要告诉你,相叶最近好像交新朋友了,看起来关系还很要好的样子,我每天去补习班的时候都看到两个人去了附近的游戏中心。』

『朋友?不是风间?』

樱井迅速摇头否定了,回忆着那人的外貌特征

『绝对不是风间俊介,个子蛮高的,长得特白,听口音应该是个关西人。“小虫子”好像也是D班的,要不我让他打听一下?』

『不用,他和谁交朋友都不关我的事。』

『真不想知道?不管你的“校花小情人”了?』

樱井翔的笑声中明显带着一丝不怀好意,二宫和也愤愤地甩了他一记相当鄙夷的眼刀

『樱井翔,你这就叫腐眼看人基!别以为那条小虫子整天跟在你屁股后面,你就觉得全世界的男人都喜欢男人!』

樱井翔也不生气,看到二宫的反应以后反而笑得更加肆无忌惮

 

关于相叶雅纪“校花”的称号是山风高级中学人尽皆知的。对此,相叶雅纪本人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二宫和也却是非常有意见的

『一个大男人,外号叫什么不好,偏是“校花”这么小姑娘家家的。你看看你,也不知道生气,难怪人家都来欺负你这没骨气的笨蛋!』

每次二宫这样呛他,相叶都一副笑眯眯的样子,气的二宫更是无话可说了。

 

说起来,相叶雅纪被人戏称为“校花”这件事,极大程度上是由二宫引起的。

实际上山风高级中学真正的校花另有其人,一个娇小可爱的大波美女。学校体育祭时,校花对棒球社的二宫和也一见钟情,展开了猛烈攻势。在一大帮男生或羡慕或挑衅的注目之下,我们一心装满了游戏和棒球的二宫同学完全不为之所动。无可奈何的校花最终在校门口堵住了二宫和也,在一众师生的面前,红着双眼非得让二宫给她一句明白话。正在二宫恼怒之际,相叶雅纪冲了出来,替二宫拒绝了校花的心意。校花的目光越过了多管闲事的相叶雅纪,瞧见了二宫淡漠的表情,忍不住落下泪,追问二宫自己究竟哪里不好。在二宫的沉默与周围震惊的目光里,相叶直截了当地又回了一句

『因为你长得还没有我好看』

说完丝毫不犹豫地扯着二宫跑走了,留下了一众石化在原地的吃瓜群众和崩溃瘫坐在地的校花。

二宫完全没有预料到平时逆来顺受的相叶会做出如此惊人之举,而且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脸不红心不跳的说出『因为你长得还没有我好看』这么羞耻的话!想到之后学校可能会出现的连锁反应,二宫顿时有些头疼,气呼呼地骂了相叶一路。

 

尽管他心里偷偷地认同了相叶的那句话。

 

第二天到了学校之后,二宫才知道了在互联网的时代,网络技术有多恐怖,流言的力量有多可怕。相叶雅纪昨天在校门口霸气十足的“爱的宣言”被剪辑成了n个版本,在学校的论坛遭到疯狂转发,点击量以指数爆炸的趋势迅速超过了热度长居第一的【樱井翔,传说中的男人】。众多标题类似于【震惊!相叶雅纪为爱怒怼校花】、【不良少年激爱同性情人】、【原来山风高中真正的校花是他!】之类的帖子纷纷涨起了热度。自此,相叶雅纪校花的名号打响了,二宫也因此莫名其妙的多了一个所谓的“校花情人”。

 

如果说全校还有谁不知道相叶雅纪和二宫和也的“奸情”,松本润可能就是一个。

 

 

(3)

看着在墙角瑟瑟发抖的松本润,二宫不耐烦地冲自己身后几个看起来就很不正经的男生摆了摆手

『没你们的事,都滚远点,不知道的以为我们要打架呢。』

几个男生笑着损了二宫几句之后陆陆续续离开,松本润默默地跟在一个大个子身后,也准备离开,却被眼尖的二宫一把扯了回来

『我让他们走,没说让你走。』

松本润想破了脑袋也没想明白自己究竟是怎么惹到了这个混世魔王,看着二宫一脸不爽的表情,忍不住放了几句“狠话”给自己壮胆

『你、你究竟想干嘛!我告诉你,我才不怕你!你听说过A班的樱井翔吧,就是那个可以单挑五十个,一拳打爆沙包,从学校天台跳下来毫发无伤的樱井翔!他是我兄贵!你要是敢找我麻烦,他会帮我报仇的!』

二宫甩了一个不屑的眼神,开始无情地摧残纯真少年的柔弱心灵

『首先,所谓的单挑五十个,樱井翔去年报了一个跆拳道训练班,填错了报名信息,和五十个还没他腿长的小萝卜丁一起训练了两个月。其次,一拳打爆沙包,之前他去拳击社串门时,拳击社社长正准备换下损坏的沙包,他非要帮忙,还临时起意打了一拳,不巧把已经损坏严重的沙包打烂了,还倒霉地把胳膊打脱臼了。至于从学校天台跳下来毫发无伤,呵呵,全校大概只有你不知道樱井翔恐高吧,天台那么高的地方他是绝对不会去的。哦,另外麻烦你让他来报仇时顺便通知他把一个月之前欠我的500円还给我。』

不知道是逃跑的希望破灭了还是二宫所说的事实打击到了松本润,他本来白净的小脸显得更白了。

『你先别紧张,我找你是想问你一点事。听说你跟相叶雅纪是一个班的?最近是不是有个“小白脸”经常去你们班里找他?』

松本润可能是被二宫“独特”的措辞惊到了,一瞬间怔愣,忽又想到最近确实有个长得很白,说话声音超级大的男生经常光顾他们班

『哦,那个人啊!我想起来了!』

二宫这会儿才对松本润露出了一丝笑意,赞许地拍了拍松本的肩

『很好,小虫子,交给你个任务,打听一下那个人,越详细越好。另外,平时一定要做好对这两个人的监视工作,他们说了什么,做了什么,打算做什么,一刻不能延迟地通通汇报给我!』

这人是疯了吧!竟然让我干这么变态的事情!松本润愤怒地咬紧了牙,瞪着二宫和也

『不可能!我凭什么要帮你做这些事!再说,我松本润别的不敢保证,绝对不会做那种出卖朋友的事!』

二宫的脸色一瞬间又难看起来,随后想到了什么,露出恶魔般的微笑,引诱着无辜纯良的小羔羊

『我听樱井翔说D班有个非常可爱的男生,每天十分乖巧地跟着他,想和他做朋友,他非常感动。那个男生不会就是你吧?』

松本润原本白净的小脸涨的通红,眼睛却是顿时亮了起来,支支吾吾地问道

『你、你说的都是真的吗?翔君真的这样说的?』

『当然了!你看我像是会说谎的人吗?其实,我作为樱井翔的债主,帮你们美好的友谊助点力也不是不可能的……』

事实上,樱井翔确实有和二宫提过松本润,只不过原话是

『最近D班有条“小虫子”一直跟在我屁股后面,说话奶声奶气的,看起来就傻傻的,跟他待久了绝对会拉低我的智商!本来以为不搭理他渐渐就消停了,结果每次碰见他都是一副吃了兴奋剂的样子!因为这条闹腾的“小虫子”,我都长了一根白头发!』

 

听到二宫可以帮他和樱井翔搭线的承诺,松本润动摇了,全然忘记了自己一分钟前绝对不“卖友求荣”的豪言壮语,握紧了拳头,下定了决心

『好,我答应你!不过你先告诉我原因,我不想做坏事。』

切,这么有原则的话干嘛答应我啊,纯情少年果然是让人头疼的存在。

 

所以说自己干嘛要派人监视这两人啊?二宫突然意识到了这个问题,自己的行为俨然已经超脱了可控的理智范围。

算了,总之先随便编个谎话糊弄一下这个小子吧。

『那什么,作为相叶雅纪认识时间最长的朋友,我当然要弄清楚那个“小白脸”是不是好人啊,万一相叶被骗了怎么办?』

听了二宫的说辞,松本润顿时内心充满了责任感,原来自己接受的是这么有意义的任务!既可以顺利拉近和翔君的关系,又保护了这么一段感人至深的友谊,简直完美!

望着松本润一脸骄傲地沉浸在自我妄想中,二宫无奈地摇了摇头,心里默默地为樱井翔点了一根蜡。

『好了,小虫子,看你这么听话的份上,改天请你吃汉堡肉,刚才吩咐你的事一定要保密,如果这件事被第三个人知道了,汉堡肉的原材料就是你!』

 

 

(4)

松本润是个非常敬业的谍报人员,连二宫和也都震惊于对这个艰巨的任务异常活跃的松本润。

二宫满脸黑线地看着松本传来的邮件,绝望地给松本润回复了一句“收到了”。他已经再三跟松本润强调过,他只需要负责汇报相叶雅纪和“小白脸”横山裕的言行,结果松本润每次给他发过来的都是“相叶雅纪日常生活录”,连相叶雅纪一天去了几趟厕所,每次去哪个隔间都详细记录了下来,这让二宫和也久违地摸着自己的良心,反省自己正把松本少年一点一点推向了奇怪的深渊。

松本的邮件偶尔还会附带几句他今天又发现了横山裕的哪个优点。二宫和也非常心累,优点什么的完全不重要好吗!他更想知道缺点!越多越好!

细数了松本润每天发来的“相叶雅纪日常生活录”,他才惊觉相叶雅纪已经至少五天没来找自己出去玩了。并不是自己有多想和相叶雅纪待在一起,只是平时习惯了相叶雅纪天天黏在他身边,一时不太适应罢了。

这家伙最近竟然天天和“小白脸”一起出去鬼混,那个关西小子就这么好?即然这样,那等你以后被欺负的时候,我看你怎么哭!

 

又过了两天,相叶雅纪依然没有来找自己的迹象,连双休日都没有音讯,二宫和也开始有些坐不住了。

樱井翔见二宫一脸焦躁,忍不住打趣他

『哟,这是怎么了,大姨夫来了?』

『不想让你上个周大晚上吃撑了被送到医院这件事传到学校论坛的话就立刻滚远点。』

樱井翔忙捂住了二宫的嘴,勒令他小点声

『我知道你在烦什么,说真的,完全没有必要。他不来找你,你主动去找他不就得了,干嘛非得死要面子活受罪。』

『你开什么国际玩笑,我才不会因为这种事烦恼!』

『好好好,你说的都对。虽然某些人不领情,我还是奉献一下爱心吧,我今天去补习班之前打算去附近那个游戏中心逛一圈,不知道有没有人大发慈悲陪我去啊……』

 

樱井翔所说的逛一圈就真的只是逛一圈,目不斜视地在游戏中心走了一圈之后便扔下二宫一个人,直奔补习班去了。

两分钟之后,二宫果然看到了走进游戏中心的相叶雅纪和横山裕。看得出来,两个人的关系确实不错,玩游戏的期间都没停下说说笑笑。

一个小时之后,两个人准备动身离开了,二宫尾随其后,打算策划一出“偶遇”。然而刚跟着两人走出游戏中心,就出现了状况。

 

四个凶神恶煞的不良少年围住了相叶和横山,其中一个耳朵上戴满了稀奇古怪耳饰的人正在挑衅相叶。二宫离得略有些远,只是隐隐约约听见了『踩到』『赔偿』几个字眼。

啧,经典的碰瓷戏码。瞥见横山裕旁边可怜巴巴的相叶雅纪,二宫冷笑一声,哼,就说这个横山裕果然不靠谱。

正当二宫打算上前帮忙时,相叶雅纪一脚踹倒了“耳洞怪”,对着横山裕大喊了一声『跑!』,两人便分头跑向不同的街道。四个不良少年随后也反应过来,兵分两路追赶逃走的两人。“耳洞怪”还扬言抓到后一定要狠狠教训两人一顿。

看吧,这个横山裕真是太怂了,关系再好的朋友,连打架都帮不了你,还有个P用?换了本大爷,一定……

不对,相叶雅纪又不是我女朋友,干嘛要保护他。

 

相叶雅纪最终被堵在了死角。看着慢慢逼近的两个不良,相叶在脑子里默默回想小时候二宫是用什么招式胖揍他的,思来想去,最终接受了自己不擅长打架的这个事实。正当相叶打算闭眼挨揍时,巷子口突然又冲出一个人来。还没等相叶缓过神来,二宫已经顺利撂倒了两个不良。

相叶惊喜地冲到二宫面前,想问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二宫却抢先开口

『有话以后再说,先找小白……你朋友,他是关西人,肯定不熟悉这边的路,万一也被堵在巷子里就麻烦了。』

相叶雅纪这才想起了这茬,暗暗感谢起了二宫的细心,随后急忙和二宫跑向另一条街。

 

横山裕的运气显然比相叶雅纪好很多,相叶和二宫找到他的时候,他正躲在电话亭里,不过跑丢了一只鞋。横山一边捂着胸口一边用极夸张的表情向两个人叙述刚才的情况有多危险,顺便吐槽了一下相叶雅纪跑路的速度实在太快。等到二宫微微皱起了眉头,这粗线条的家伙才反应过来还有个陌生人。

二宫让相叶和横山在原地等他一会儿,十几分钟以后,二宫提着一双从附近百货店买来的人字拖扔到了横山裕面前。本来还觉得一脸不爽的二宫很难接近的横山裕立刻点亮了星星眼,拉着二宫说个不停。好不容易和横山裕道别之后,两人这才坐上了回程的列车。

 

 

(5)

二宫实在佩服横山裕的精神力,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的关西人都这么聒噪。

相叶雅纪一脸歉意,自己惹的麻烦,却是二宫帮他收拾的烂摊子。道歉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二宫狠狠敲了头

『你消停一会儿,我被横山裕吵得脑袋疼。』

『好吧……哦,对了!nino今天怎么会突然出现在那边?』

果然还是躲不过这个问题,总不能告诉相叶自己是去找他的吧?如果让这家伙知道了,以后尾巴还不得翘到天上去?

『樱井翔说他想去游戏中心玩,我就陪他去了。哼,要不是我过去,你就等着被人打破相吧。』

相叶也很委屈,自己这是什么体质,为什么总是会莫名其妙的招惹到一些不良。幸好自己从小在二宫的“训练”下,跑路技能还是不赖的。想到这里,相叶心里泛起丝丝暖意。虽然两个人小时候没少打过架,二宫也总是找着机会就捉弄他,但是对外却是很维护他的。

做什么事情都很上手的相叶唯独不擅长打架,加上一张秀气的脸,每每都成为被别人嫉恨以及当成软柿子捏的对象。当然,他们都没算准的是相叶身边那个总是满脸写着冷漠的小子,打起架来像是不要命似的二宫和也。因为打架而多次登上学校“光荣榜”的二宫和也成为了众人眼里名副其实的不良少年。再加上他平时从不主动跟别人说话,身边也经常会出现一些曾经和他打过架而认识的人,不良的身份算是被彻底盖章了。但相叶雅纪是知道的,二宫所谓的劣迹都是为了替他出头,他认识的二宫和也其实是个善良体贴的人,哪里像是不良少年。

但他不打算告诉任何人。

 

『因为听说nino这个月要一直在棒球社训练,横山下个周也要回关西了,所以最近一直都在和他一起玩,只是没想到又给你惹了麻烦,真的很抱歉……』

听到横山裕马上就要回关西的消息,二宫和也瞬间觉得精神了不少

『他要回关西了?怎么……等等!你听哪个混蛋说我这个月要一直待在棒球社训练的?!』

相叶愣住了,脸上闪过一丝疑惑,但也并没有多言,继续和二宫说起了横山裕回关西的事

『横山说去年他父母来东京做生意,他就跟着转学来了东京,结果前阵子家里的生意出了问题,他爸爸又生病了,所以家里决定回关西。横山真的是个好人,他说他当初刚来学校那时候,他们班很多人都瞧不起他是关西来的,叫他土包子。有次他去买午餐忘记带钱,我刚好排在他后面,就帮他一起付了,他跟我说那是他第一次在东京感受到了陌生人的善意。他家最困难的那阵子,他还瞒着父母每天偷偷去打工挣生活费,但你看他,一直都是这个样子,从没自怨自艾过。我问他回关西之前想做点什么,他竟然说想每天去游戏中心玩,因为觉得回关西之后就再也没有机会肆无忌惮地出去玩了……』

二宫大概能明白这两个人为何能成为好朋友了

『你也是。』

『什么我也是?』

 

你也是个好人。

 

相叶雅纪回到家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拨通了樱井翔的电话

『你不是说nino最近一个月都要去棒球社训练,不让我去找他吗?你个杀千刀的溜肩竟然敢骗我!』

『那么激动干什么,我是为了你好。放心吧,我肯定是站在你这边的。』

『哼!最好是。』

 

三天之后,横山裕离开了东京,临走之前还千叮咛万嘱咐,让二宫一定照顾好他的好兄弟相叶雅纪。

二宫看相叶好像不太精神的样子,以为他是因为横山裕离开而伤心,刚想找几句宽慰的话开导他,相叶雅纪就愁容满面的凑到他跟前

『nino,你还记得车站通往我家那条长路的路口有个路灯吗?最近那个路灯有些奇怪……昨天我像往常一样下车回家,在远处看时,那个灯没有亮,结果走近了,那个灯突然就亮了起来!我当时就吓得跑了起来,跑出大约十米远之后,再回头看,那个灯并没有亮着……』

二宫去过相叶家里很多次,从没遇见过这种情况,相叶跟他描述时,颤抖低沉的语调更是增加了诡异性。

『那今天我送你回家,看看怎么回事。』

相叶的表情这才明亮了些。

 

『你看吧!我没有骗你!真的太奇怪了!』

二宫把相叶送到了家门口,回想起刚刚发生的诡异的一幕,正如今早相叶雅纪跟他说的那样。想到相叶以前也经常会看到或听到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猜测他可能又招惹上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二宫和也的心一下子揪了起来,这家伙现在肯定很不安吧……

『别担心,大不了以后我每天送你回家就是了,直到不会再发生这种情况。』

每次两个人一起坐车时,都是二宫和也先到站,相叶要再等几站才下车。如果二宫先送相叶回家的话,他需要再多花些时间坐车返回去。

『真的吗?!只是这样太麻烦nino了……』

『算了,反正又不是第一次麻烦我了。拜托你以后也稍微靠谱点,我还能顾着你一辈子不成?』

 

那就一辈子都顾着我呗。

 

相叶望着二宫逐渐远去的背影,轻轻地叹了一口气。他每次都觉得自己对二宫的喜欢已经达到了极点,然而二宫却不断刷新着他的记录,让他更加失控。

可惜这个迟钝的人始终没有自觉,迟迟不肯正视自己的心意。

 

 

(6)

二宫和也的“护花使者”还没当几天,相叶雅纪就发生了意外。

国语课之前,二宫发现自己把课本落在了家里,只好去相叶班里问他借,正好碰见了在走廊上的松本润,才知道相叶雅纪请了病假,没有来学校。回到家以后才从父母那里得知相叶雅纪竟然患了气胸!

他马不停蹄地奔去了医院,更是连请了三天假,打算在医院守着相叶雅纪。相叶妈妈反而比他镇定多了,劝他不要着急,相叶雅纪一向有福气,运气好,绝对不会有事的。

一天之后,相叶雅纪醒了过来,首先看到的就是床边红着眼睛的二宫和也。其实他在痛的倒下之前,心里怕的要命,万一死掉了怎么办?再也见不到二宫和也了怎么办?早知道就不顾虑那么多了,担心万一二宫不接受连朋友没得做,就应该早点告白的!

还好,老天眷顾他,等出院之后就跟二宫和也告白吧! 

 

樱井翔带着妈妈煮的鸡汤来医院看望相叶雅纪的时候,二宫和也正失魂落魄地盯着病床上的相叶雅纪。二宫说相叶之前已经醒过来了,只是因为手术的原因,胸口痛了一整天,刚刚才睡了过去。樱井翔半开玩笑地问二宫,如果他当时再也醒不过来了怎么办。其实他刚到医院看到脸色那么苍白的相叶雅纪时,他不是没有假设过这个可能性,但他就是很难想象再也见不到相叶会是什么样子。樱井翔离开医院之前,难得严肃的对二宫说了一番话。

 

『二宫和也,人这一辈子不都是一直在追求自己真正想要的吗?违抗什么都不要违抗自己的心,按照你想做的去做吧,总是喜欢说谎的小孩子是不会得到幸福的。』

 

他知道的,就算他在感情方面一直很迟钝,这么长时间了,再怎么迟钝他也看出了相叶雅纪对他的感情早已超出了友情的范围,自己对相叶也是有意的,那人一直选择默不作声无非是看穿了自己逃避的心思罢了。

算了,已经不想再自欺欺人了,等相叶出院之后就告白好了。

 

一个周之后,相叶雅纪终于出院了。

真到了兑现诺言的时候,二宫又打起了退堂鼓。告白这种事情怎么也不能自己先开口吧,多没面子啊,花了那么长的时间才在相叶雅纪面前树立起了自己的雄风,谁先告白谁就输了!就这样又拖了一个周,二宫还是没有跟相叶告白

就算二宫和也一直处于纠结的状态中,“护花使者”的任务却没有因此停下。

二宫再次把相叶送到家门口的时候,相叶犹豫了很久,还是开口说道

『nino,从明天开始你就不需要送我回家了,我自己可以的,已经不害怕了。Nino总是在照顾我,有时也会感觉很累的吧?』

二宫在这一瞬间突然就想通了。是的,相叶雅纪喜欢他,他也喜欢相叶雅纪,不管谁先告白都不会改变这个事实,明明樱井翔已经奉劝过他要顺应自己的心了,自己现在是在纠结个什么劲。

 

『相叶雅纪,我喜欢你。』     

相叶的瞳孔微微地紧缩了一下,一脸不可置信地望着二宫。

老天啊,这也太犯规了!明明是梦寐以求的一句话,如今真的听二宫说出口了,他却开始怀疑起来是否是自己幻听。

相叶闭紧了双眼,那日积月累的情感即将满溢出,涨得他心脏都要爆炸了。

这一次,真的不再是他的一厢情愿,那个他喜欢的要命的人正一脸认真地说着喜欢他。

『等等!你不会是在骗我吧……』

『我干嘛要说谎,你这么笨,能喜欢你的人只有我一个,不喜欢你,我喜欢谁去?』

相叶雅纪的亮晶晶的眼睛中顿时满是喜悦,欢喜得像个得到礼物的小孩子,明明期盼已久,喜欢的紧,却不舍得拆开包装。二宫从未见过这样子的相叶,眼神中的渴望似乎是想要将自己一口吞下,融进骨血里。

二宫按着自己发烫的耳朵,脑海里充斥着的都是相叶雅纪炫目的笑颜。二宫笑着又重复了一遍

『呐,masaki,我说我喜欢你。』

相叶紧张的双手都是汗,语无伦次地回应二宫

『nino,你也喜欢我!不、不!是我也喜欢你!非常非常喜欢你!』

『我知道啦,笨蛋。』

 

『相叶氏,有件事我一直没告诉你,其实我后来上网查了一下,路口那盏路灯是换装的新式声控路灯,所以每次只有你走近的时候它才会亮。』

『嗯,其实路灯刚换的第一天我就知道了。』

 

 

 

Fin.

 

我的大宝贝,祝你生日快乐啊! @想养一只光喵的篱笆子 


评论(17)
热度(411)

© 秘书子老年活动中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