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秘书子~
👉所有图片禁止二传二改,不开放他人使用权限👈

※基本只更新和推荐笃、KK相关
※磁、笃、虹杂食,天雷SA ⚡

【绿担🍀红苏🌸糯米吹💰,❤KKF❤】
3⃣2⃣亲妈🍅

J社外坂口健太郎、吉沢亮、赖冠霖颜饭
清水翔太、尤长靖音饭
♥lofter第一妹控♥

何方圜之能周兮,夫孰异道而相安?

【相二】恋爱谋杀症

7000+,一发完,ooc预警,中二病预警

(1)

二宫和也决定实施最终的谋杀计划,今晚无论如何都要杀掉相叶雅纪。

 

二宫和也非常憎恨相叶雅纪,所以他要谋杀相叶雅纪。因为他认为只有杀掉相叶雅纪,他才能彻底抹去心底的仇恨

他和相叶雅纪的恩怨由来已久。确切地说,是他单方面仇视着相叶雅纪。

他想谋杀相叶雅纪这件事,全世界只有他自己一个人知道。因为在其他所有人的眼里,相叶雅纪是他最好的朋友。

呵,一群愚蠢的人,二宫和也暗暗嘲笑,没人知道这是他的计算罢了。

 

谋杀是一门极其复杂的学问。

三年的高中生活,他和相叶几乎是每天都黏在一起的状态。相叶给了他很多次机会,但是他却白白浪费掉了。只要把握住其中任何一次机会,他就可以轻而易举地让相叶雅纪在这个世界上消失。

然而他直到现在都没有得手,并不是因为他不忍心下手,而是他想选择一种令人意想不到的方式结束相叶雅纪的生命。

毕竟令人意想不到才是谋杀的精髓。

 

(2)

高一时,二宫和也的心里就埋下了一粒名为“谋杀相叶雅纪”的种子。如今这粒种子经过将近三年时间的沉淀,早已生根发芽,肆意生长蔓延。

当时,在多数人的眼里,二宫和也是个性格孤僻的怪咖。而不巧的是班里90%的人都是当地中学直升上来的,因此没有人愿意主动邀请他加入自己的小团体。

于是,升学后的一个星期内,二宫和也主要的课后活动就是趴在课桌上边玩游戏机边偷听凑在后方课桌的几个男生讨论哪个班的哪个女生胸有多大,屁股有多翘。

后来他发现一个名为“真咲”的女生出现在谈论中的次数最多。他对这个名字印象深刻的原因主要是那几个男生描述的实在太过夸张,仿佛是所有的男人看见她都会想要和她做爱。

 

二宫和也确定自己是不会想和“真咲”做爱的。毕竟对于一个宅男来说,会让他产生欲望的绝对不可能是同级的女同学。

 

机缘巧合,两个星期之后的话剧节中,二宫和也见到了那位“真咲”的庐山真面目。

 

因为熬夜打游戏而睡过头的二宫匆忙赶到学校,在学校礼堂外不小心撞到一个穿着厚重复古洋裙,戴着金灿灿假发的女生。二宫猜测对方可能是参加话剧表演的演员,待他扶起眼前的女生,才发现女方身材实在高挑,竟跟他差不多高。他还未来得及道歉,礼堂里冲出来一位骑士装扮的男生,喊女生赶快进去候场。

女生却伸手拉住了二宫的衣角,在他的制服上擦了擦因摔倒而沾上了灰尘的手,然后又拍了拍裙摆,仔细检查了一下演出服装有没有摔破。确认无误后抬头冲二宫微微一笑,二宫这时才清清楚楚地看清了对方的脸。

漂亮的足够令人心动的一张脸,尤其是那双眼睛,闪烁着点点亮光,笑意一点一点地溢出来,止也止不住,灵动中颇有点勾魂摄魄的滋味儿,快要把二宫的魂儿勾去了。

那位“骑士”似乎是不满于女生的拖沓,再次喊了一遍她的名字,女生这才急急忙忙往礼堂里跑。

 

二宫和也听到了,那位“骑士”先生喊得名字是“真咲”。

 

二宫从未如此认真地参加过学校的集体活动,他安安静静地坐在台下,直到最后一个话剧表演开始,他才终于再次看到了那个在众多男生意淫中极具存在感的“名品真咲”。奇怪的是班里平时疯狂迷恋她的那几个男生此时却都一脸平静,反倒显得二宫情绪有些躁动。

二宫和也看着台上那抹高挑的倩影,认真地考虑了一下,如果是和这个“真咲”做爱,他还是很乐意的。

 

二宫和也,16岁,山风高级中学一年生,迎来了人生中仅有一次的「初恋」。

 

(3)

两天之后,二宫和也在男厕所里结束了自己的初恋。

 

尽管眼前的人穿着男生制服,一头清爽的黑短发,他还是马上就辨认出这是他的初恋情人“真咲”,只不过是脱掉了洋裙,摘掉了金色的长假发。

二宫确信自己是绝对不可能认错的,毕竟他可是非常喜欢“真咲”这张脸。

所以自己暗恋的“真咲”竟然是个男生?!

二宫和也痛苦地接受了这个现实,之前的爱恋瞬间转化为怨恨。他固执地认为,“真咲”欺骗了他的感情。

所以,他恨他!他要报复他!

 

二宫决定跟踪“真咲”。

他尾随“真咲”回到教室,发现他竟然是隔壁班学生。放学后,尾随“真咲”到车站,发现他竟然和自己同样乘坐总武线列车。

看来这人是自己命中注定的冤家!

 

“真咲”到站之后并没有立即回家,先是去杂志店买了一本封面令人遐想的杂志,二宫犹豫再三,最终买了一本同样的杂志塞进背包。

他告诉自己必须忍辱负重地摸清楚“真咲”喜欢的type才能制定有效的复仇计划。

紧接着二宫尾随“真咲”走进一家料理店。“真咲”似乎是这家店的常客,店长和店员都很熟络地跟他打招呼,直接省略掉了点单这一程序,端给他一碗加了双倍分量葱丝的荞麦面。二宫悄悄叫来店员,指了指“真咲”,支支吾吾地说点一份同样的。店员只当二宫是好奇那份风格独特的面,也没太在意二宫奇怪的举动。

之后,二宫又跟着“真咲”去了便利店。二宫见“真咲”在两款不同的产品之间犹豫了很久,不耐烦地想这人到底什么时候回家。一晃神之间,“真咲”的身影便消失了。二宫慌忙跑到“真咲”刚才挑选商品的地方,绕着那个货架转了两圈也没找到他。正懊恼之时,身后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

“哪个比较好?”

二宫和也的呼吸仿佛是一瞬间停止了一般,如遭雷击似的愣在原地。站在他身后的这人正是他跟踪了一路的“真咲”。

 

(4)

“哪个比较好?”

“真咲”又重复了一遍这句话,并在二宫眼前晃了晃手里的两件商品。

“左手的那个。”二宫强迫自己镇定下来。

“好的,谢谢。请问你为什么要跟踪我?”

二宫再次石化在原地,大脑也瞬间死机。

完了完了,竟然被这家伙发现了,明明已经很小心了。看来复仇计划是要泡汤了,干脆杀人灭口好了!

“你凭什么说我跟踪你!”

虽然不知道这家伙是什么时候发现自己跟踪他的,但是现在坚决不能承认,跟他死磕到底,等到了没人的地方就立刻杀了他!

“真咲”忍不住笑起来,看起来并没有生气的样子。

他笑起来果然是非常好看的,二宫绝望地想。

“今天在学校厕所的时候,你一直盯着我看,我就注意到你了。后来发现你竟然跟着我到了我们班教室门口。然后又跟着我上了同一趟列车,然后是杂志店。哦,对了,你跟我穿着同样的学校制服,所以很显眼。然后又是拉面店,甚至跟我点了同样的荞麦面,结账的时候店长跟我说的。再就是现在,跟着我到了便利店。”

二宫有些恼怒地抓了抓衣角,原来那么早就暴露了,亏他还自作聪明地跟了一路!而且竟然忘记换身行头,穿着学校制服跟踪简直蠢爆了!

“所以,你现在可以和我聊聊为什么要跟踪我了吗?”

“真咲”的声音平静而温柔,顿时让二宫卸下了防备,差点把真话脱口而出。绞尽脑汁想了半天,耳尖通红地扯了一句

“我想和你交朋友。”

 

令二宫没想到的是,“真咲”竟然非常痛快的就答应了。当场从背包里掏出一支笔,扯过旁边货架上的一张宣传单,写上了自己的名字和联络方式塞到了二宫的口袋里。最后甚至还贴心地把二宫送上了回家的列车。

直到二宫踏进家门,柴犬小春过来蹭他的小腿,他才从震惊的余韵中彻底清醒过来。

他心情复杂地扑倒在沙发上,想起了口袋里的那张传单,拿出来,仔细盯着上面歪歪扭扭的四个字以及一长串数字

“相叶雅纪”

他轻轻地念着这个名字。原来真的是叫“masaki”……

那又怎样!自己的初恋却再也不会到来了!没想到这家伙的反侦查能力这么强,看来只好以后再找机会杀掉他了!

二宫和也拿过携带,给相叶雅纪发过去一条信息

「我已经到家了。今天的事非常抱歉。——二宫和也」

几秒钟之后,相叶雅纪的回信就发了过来

「没关系,以后好好相处吧!——相叶雅纪」

 

很好,已经成功麻痹敌人了,接下来就是和他拉近关系,找个机会杀掉他!来日方长,暂时想让他多活一阵子,反正他早晚会死在我二宫和也手里!

 

(5)

事情如二宫和也预料的一般,发展的很顺利,他成为了相叶雅纪最好的朋友。

而他也在学校体育祭时见到了男生们口中那个真正的“真咲”。女子200米比赛中,那女生跑动时胸前那对巨乳简直晃得他眼晕,直犯恶心。在一众男生猥琐的眼神中,他仔细瞧了瞧那个女孩子。

说真的,他觉得这个“真咲”不及相叶万分之一好看。

但是,这绝对不足以动摇他想杀掉相叶雅纪的决心。他甚至去图书馆翻阅很多谋杀相关的书籍,又买了一套《金田一少年事件簿》的DVD回家研究谋杀手法,结果却因为饰演金田一的少年像极了自己最疼爱的那个松本小表弟,心里充满了罪恶感,最终放弃了研究谋杀手法,决定耐心等待最佳的谋杀时机。

 

至于谋杀的场所,他一开始选定在学校,毕竟学校是他和相叶雅纪待在一起时间最长的地方。毕竟他在学校里就只有相叶雅纪这么一个所谓的朋友,有的是作案机会。

然而,他没估算到的是,相叶雅纪实在是太受欢迎了!尽管相叶雅纪大部分的时间都和自己待在一起,但他想获得更多的作案时间,还必须跨过两座大山。

一座是那个皮肤比女孩子还要白但却像个不良头子的关西人横山侯隆,二宫和也俨然是把他定位为相叶雅纪的保镖,只要横山侯隆在相叶雅纪的身边,自己是绝对不敢下手的;

另一座是那个任劳任怨跟在相叶雅纪屁股后面的老好人风间俊介,二宫和也把他定位为相叶雅纪的舍弟,虽说在武力值方面不足为戒,但谁知他会不会在自己谋杀时挡在相叶雅纪的身前。而且听相叶说过,这个风间俊介的生日竟然和自己一样,这意味着在自己生日的那天,相叶雅纪不能只陪着自己过生日。相应的,谋杀的机会就减少了。

 

所以,想要成功谋杀相叶雅纪,他必须先铲除这两座大山!

 

幸运的是,在他谋划着如何干掉横山侯隆和风间俊介之前,横山侯隆就因为家里的原因转回了关西那边的学校。而风间俊介顺利地找了个女朋友,完全顾不得相叶雅纪了。

真是天助我二宫!

 

讽刺的是,高中三年过去了,他还是没找到最佳的时机杀掉相叶雅纪。

 

(6)

其实,二宫有过最有可能得手的一次机会,可惜依旧是被他错过了。

那天他和相叶一起坐车回家,相叶不久前刚结束篮球社的训练,上车之后屁股刚刚坐稳就靠在二宫肩上睡了过去。

二宫很快就到站了,他想喊醒相叶,看着相叶的睡颜却怎么都开不了口了。他想反正过几天自己是一定会杀掉相叶的,这次就当是发善心了,等到谋杀时,自己绝对不会手软!于是直到相叶雅纪到站二宫才轻轻拍醒了他。

“啊!不好意思,害你坐过站了!”相叶雅纪一脸歉意

“没关系,我再坐回去就好,反正我也没有什么事。”

“那你要不要来我家里玩?”

这是相叶雅纪第一次邀请他去他家里玩,他有些激动。他告诉自己,激动是因为他获得了第二个作案场所。

他刚想接受相叶的邀请,却突然意识到不对劲的地方。相叶雅纪怎么会突然邀请自己去他家里,一定有阴谋!难道他已经察觉了自己想要谋杀他?这太糟糕了!他该不会是想先下手为强,把自己骗到他家去然后先发制人杀人灭口吧?!

相叶看二宫原本一脸兴奋却又忽然犹豫不决的样子,当即拉了二宫的手,不由分说的往家里走。

二宫有些慌了神,却还是忍不住第二作案场所的诱惑,乖乖跟着相叶雅纪去了家里。

 

相叶家里是开中华料理店的,相叶爸爸和妈妈人都非常好,对待二宫很亲切,看得出来,相叶的性格基本是家里影响的。相叶还有个弟弟,和相叶一样可爱,但完完全全是个熊孩子,会和相叶因为小事吵个不停。在这种氛围下,二宫完全忘记了谋杀相叶雅纪这回事,直到他跟着相叶回房间打游戏,两人独处的时候,他才想起来。

相叶房间的书桌上摆了一个果盘,果盘里有一把看起来很锋利的水果刀。或许是二宫盯着那把水果刀的目光太过热切了,相叶忍不住调笑他

“干嘛一直盯着那把刀子,不知道的以为你要杀人呢。”

二宫吓得身子抖了一下,慌忙收回目光,心里暗暗惊叫不妙。

相叶雅纪该不会真的是知道自己要谋杀他了吧?看来谋杀计划要加快了!

 

自此,二宫便开始频繁的出入相叶家里,伺机寻找谋杀机会。可惜相叶家里实在是太闹腾了,二宫每次去都会忘记自己的谋杀计划。而且相叶妈妈每次在他临走时都会给他带上各种他喜欢吃的点心零食之类的。他只好告诉自己,下次来的时候再说吧。

 

这样的下次就一直拖着,没个头。

 

(7)

既然没办法在家里下手,二宫和也只好在双休日和长假期的时候把相叶雅纪约出来。

电影院,游乐场,小公园,棒球场,拉面店,蛋糕店,演唱会,游戏厅……他自己都记不清他和相叶雅纪在这三年里去过多少地方了,却一直没有找到下手的机会。

回想起自己一次次失败的谋杀计划,二宫和也实在沮丧的很,明明相叶雅纪对他是毫无防备,他却浪费掉了一次次谋杀机会。

他不禁安慰自己,这些机会都不够新奇,就算能轻易杀掉相叶雅纪,却无法成为一场令人满意的完美谋杀。

毕竟谋杀就得出其不意,这是他作为一个谋杀者坚守的准则。

 

而今晚,他终于等到了这个机会。

白天毕业典礼结束的时候,相叶雅纪将他悄悄拉到角落里,约他今晚在车站附近那个他们经常玩抛接球的小公园见一面。

二宫和也不住地窃喜,相叶雅纪绝对想不到自己会选择在毕业典礼这一天谋杀他!

太完美了!

 

所以,今晚就是最佳的动手时机。

 

(8)

出发去小公园前,二宫和也心里莫名有了那么一丝丝的动摇,他推测可能是受今天毕业典礼上的气氛影响。

无疑,相叶雅纪对他真的是没话说,他很确定对方是真心实意把他当朋友。三年过去了,他竟然都快忘记当初自己是为何要谋杀他了。

 

还记得当初相叶第一次提出午休时间和他一起吃午饭时,他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也就是那时候相叶发现二宫每天的午饭都是小卖部里各式各样的面包。他皱着眉问二宫为何每天都吃面包,不从家里带便当。二宫说他妈妈每天都要起很早去工厂上班,没时间给他做便当,他自己又懒得动手做便当,而且每天起床都很晚,也没时间做。

相叶训斥他这样早晚会把胃折腾坏,而且营养也不均衡,难怪这么瘦。自此相叶每天来学校都会带两份便当。

 

说不感动是假的,但是二宫早已被恨意蒙蔽了双眼,感动过后仍然是一心想要谋杀相叶雅纪。

 

(9)

当他赶到小公园时,相叶雅纪已经坐在了长凳那里等着他。二宫有些不情愿地挪过去,开口便是抱怨

“有什么话不能打电话说,非得大晚上把我叫到这里来。”

相叶雅纪望着不远处的那块沙地,还遗留着白天小孩子们堆积起的“小城堡”,路灯下相叶的脸似乎更加柔和了,他浅浅的笑着,一如二宫初见相叶那天。

相叶如同心有灵犀一般,指了指那块沙地,问二宫

“nino,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吗?”

相叶这么一提,二宫又想起了他高一那年和“真咲”在学校礼堂前的美丽邂逅,他由此陷入了所谓的初恋情结。之后他美好的初恋就被相叶雅纪活生生的扼杀在了摇篮里!

思及此,二宫心里压抑着那股仇恨又冒了出来,彻底冲淡了他来小公园之前的那丝动摇!

他必须在今晚谋杀相叶雅纪!

不然等到相叶雅纪上大学之后,两人各奔东西,相叶雅纪会认识更多的人,早晚会忘记自己。而自己也是一样,早晚会忘记谋杀相叶雅纪这件事。

“记得。在学校小礼堂前,我不小心撞到了为了表演话剧装扮成公主的你。”二宫尽力使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那么颤抖。

“那是nino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但那不是我第一次见到nino。”

“什么意思?”二宫有些惊讶,他决定听相叶说完再动手。

 

相叶雅纪似是陷入了美好的回忆,轻轻闭上双眼,嘴角带着笑意,沉默了十几秒后,缓缓地说道

“中学三年级那年,我和同学们约好一起出来玩。在游戏厅遇见了两个不良少年在勒索一个小个子男生。我想帮那个男生,但是我却有些害怕。结果有个瘦瘦的少年跑过去把小个子男生拉到了身后。那两个不良不肯罢休,少年冲过去抬起脚,似乎是要教训那两人。结果却没注意到地上的积水,还没踹到不良身上,就狠狠摔了一跤。幸好游戏厅里的保安赶过来,那两个不良少年才离开了。没错,那个勇敢的少年就是你。”

二宫仔细想了想,似乎是有这么一件事。

“然后我悄悄走到了你周围,听到你询问那个小个子男生有没有受伤。小个子男生说那两个不良少年是他的同学,一直以来都在勒索他。你鼓励那个男孩一定要想办法反抗,你还说你之前也被学校的同学勒索过,有一次拿走了你两个星期的午餐费,因为妈妈平时工作很辛苦,你又不敢问她要,就这样两个星期没有吃午餐。直到有一次忍无可忍,发了狠和对方打了一架,虽然被揍的很惨,但是那几个人再也没勒索过你了。”

二宫想起自己当初受欺凌的中学时期,一两个星期无法吃午餐简直是常态,后来破釜沉舟的一次反抗才结束了一切。所以相叶雅纪每天都给他带午餐便当的时候,他是真的感动的。

“高一那时候,我在礼堂前遇见了你,我才真的相信命运的存在,它让你重新出现在了我眼前。之后你跟踪我,在我家附近的便利店里和我说想跟我做朋友时,我真的超级高兴。”

相叶雅纪停顿了一下,发现二宫和也正低着头认真听他说话,脸上并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他继续说

“nino是我最好的朋友,跟nino在一起的每一天都很开心,我曾想过,如果每天都能和nino在一起,永远不分开那该多好!所以,我发现了。”

二宫呼吸一滞,以为相叶说的是他发现了自己打算谋杀他的事,结果相叶雅纪说了一句让二宫更加震惊的话

 

(10)

“我发现我是喜欢nino的,作为恋人的那种。”

二宫惊得下巴都要掉在地上了,平时像上了发条的嘴说话都不利索了

“你、你、你……你开玩笑的吧?!”

他拉过二宫的手,按在他的心口,反问道

“nino还觉得我是在开玩笑吗?”

相叶的心跳沉稳有力,却异常的快。他的手,他的胸口,散发出的热量烧痛了二宫的手,灼红了二宫的脸,同样的,加速了二宫的心跳。

若要论他现在的心情,定然是高兴的,二宫无法否认。但是自己今晚都下定了决心要谋杀相叶雅纪,这突如其来的告白算是怎么回事?!

 

“不、不行。等你到了大学,我们两个分开了,你肯定就不再喜欢我了!”

相叶雅纪早知道这个口是心非的人会这样说,一早就准备好了说辞

“不会分开的,我偷看了nino的志愿表,我志愿表上填的大学和nino是一模一样的。我们两个平时成绩又差不多,不出意外,一定会去同一所大学。”

“那要是出了意外呢!”

话一说出口,二宫顿时臊的抬不起头,自己这分明是在向相叶讨要一个保证。相叶伸手摸了摸二宫柔软的头发

“不会有意外的,因为命运一定会安排我们在一起的。”

 

二宫抬头,目光和相叶的相触,却再也没有分开。相叶的眼里盛满了爱意,慢慢地靠近二宫,试探着二宫的态度。二宫如梦初醒,瞥见了相叶嘴角那淡淡的笑,好看的过分,顿时成为二宫心中轰轰的雷鸣。

他不由分说地搂住了相叶的脖颈,主动凑了上去。
相叶雅纪的嘴唇为何带着甜气?简直比从裕介那里抢来的糖果还要甜,二宫忍不住用舌尖多舔了几下。

也不知两人是谁的嘴唇一直在微微颤动,却都舍不得分开。

 

算了,一辈子那么长,总会找到机会谋杀相叶雅纪的。

Fin.

(灵感来源于一首英文歌,有兴趣的可以猜一下)

给 @叫阿幼就好啦 my幼的生贺,祝你昨天生日快乐!

评论(17)
热度(315)

© 秘书子老年活动中心 | Powered by LOFTER